南野95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在拉郎的路上一去不返。
超超超博爱党——
几乎什么都吃,不挑食。
有任何脑洞或者拉郎都请告诉我,只要有意思我就会把它变成粮。

【吸血鬼梗】(伏黛)DIE-02

(请配合bgm一起食用哈~)


避雷预警——

cp:汤姆.里德尔(吸血鬼)×黛玉小天狼星(狼人)×探春、斯莱特林(吸血鬼)×格兰芬多(微)。

目录:点击进入


Part.02

次日清晨,明黄色与黑色涂装的Lotus Evora Sport 410破开紧贴地面的薄雾飘然而至,稳定地停在冈特老宅门口,极简主义的明艳大色块落在古典主义的沉穆之前,显得扎眼又和谐,有种压抑之下绽放的爆裂般的美感。(配图点此)

“……我简直爱死她了!”Sirius打开车门,带着一脸骄傲与餍足下车。探春从另一边下了车,嗔怒地皱着鼻子,眉眼却含笑,看起来她一定被刚才Sirius在车上关于碳纤维材质、3.5L增压发动机、百公里加速时间4.2秒之类的兴奋念叨烦得不行又乐在其中。黛玉瞧着两人,脸上也带出几分笑意来。

Sirius笑着冲黛玉打了个招呼,紧随其后的探春则亲昵地勾住她的手臂同她说起话来。

三人刚走进屋子,便碰上从楼梯上走下来的Riddle。

Sirius立刻停下脚步,浑身肌肉绷紧,直直地盯着对方,相比之下,Riddle表现得不那么激动,但放缓的步伐与眯起的眼角已显示出他对闯入者的戒备。

“报上名来,狼人。”他率先开口。

Sirius愣了愣,黛玉便在一旁小声地将他说的话翻译成现代英语。

“Sirius.Black。”对方咧开一个笑容,“你呢?老家伙。”

Riddle试图维持的强硬姿态动摇了一瞬,很快平复:“又是同名同姓?真是太巧合了。”他能闻出对方是个处于青壮年的狼人,鉴于狼人不可能活上六百多年,他便排除了对方与另一位Sirius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他忽略对方不那么礼貌的称呼,笑道:“我猜你昨晚就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虽然你们那时没有见面,但存在其他方式能够让你们互通消息——是的,昨晚我都听见了。”说到最后一句时他转向黛玉,语调自得地上扬。

“哈,看来你的确是个无药可救的老古董。”Sirius嘲讽道。

他走过了最后几级台阶,来到狼人面前,微笑着压低音调嘶嘶地说:“如果你还知道Black代表的含义,你该对我更尊敬些,男孩。”

“噢噢,是的,我当然知道,我们是个狼人家族。”Sirius轻松地说。

他冷哼一声,不予答复。

“两位,为什么不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谈呢?”探春终于看不下去 ,提议道。他这才把目光投向屋中唯一一个不认识的人。相较黛玉,这个女人看起来更加富有生机,眼神锐利而坚定,下巴与脖子始终保持着自矜又端庄的姿态。这种观感令他想到Slytherin给他描述过的那位凯尔特女首领Hufflepuff。

“贾探春,英文名Theresa,可以叫我Tess。”对方主动介绍道。

他礼节性地微笑:“很荣幸认识你,Tess。”

接着他们便在厅里安置下来,探春黛玉并肩而坐,另两位则坐到茶几两端对峙,气氛尴尬。

“那么我先问吧,狼人先生,你对于目前吸血鬼或者狼人的生存状态有何了解?”他又一次打破沉默。他觉得这是他能做到的最柔和的语气,如果对方配合的话,他便可以避开浪费时间又麻烦的斗嘴环节了。

“不了解。”Sirius答道,在接收到他质疑的目光后摆出一副无辜的神情,“我只晓得我的父母、还有我和我弟弟都是狼人,说实话,你是我遇见的首个吸血鬼。我以为你会第一时间扑上来和我打架之类的,很高兴你没有。”

“我的确想过一把捏断你的脖子——这简直轻而易举。”他冷冷地瞥了一眼对方,“不过我暂时还用不着这么做。”

Sirius被激得立刻想要开口反驳,但接到探春的瞪视之后便不耐地撇嘴,压下火气转移话题:“所以……你从14世纪开始就被埋在墓地里?”

“显而易见,”他调整到看起来更放松的姿态,一手搭在沙发扶手上,一手支着下巴,身体微微后倾,“不然你觉得为什么我们连交流都需要翻译。”他朝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担任传话筒的黛玉笑了笑,“看起来Dyee小姐比你有用多了。——你瞧,身为狼人却对周边是否存在其他非人类种族一点都不了解,太遗憾了。”这不是恰当的交涉策略,但他乐意奚落对方。

不过对方似乎对于自己被拿来与黛玉比较无感,只是眼中现出怜悯:“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吸血鬼了,老家伙。”

“不可能。”他断言道,“我们又不像其他种族一样,我们不会死。”

“可我确实在全英国境内没有见过其他吸血鬼。”Sirius回忆着,“我的父母也不曾对我们提起。”

他皱起眉,这是怎么回事?眼前的狼人与人类往来密切,放在过去的话他必然会被告知霍格沃茨协定,也不可避免会知晓吸血鬼的存在,无论如何,他不相信六百年的时间能令吸血鬼完全消失,他们一定像他一样被埋葬在某处无法现身。

“他们总该告诉过你霍格沃茨协定吧?——按照传统。”

“那是什么?”

看着对方的确浑然不知的模样,他解释道:“是这片国土上生活的所有非人类种族与人类的约定。在我生活的年代,吸血鬼、狼人与德鲁伊通过这种方式来保证互不干扰的共存。首位吸血鬼始祖Slytherin负责维护这个协定,确保所有加入这个协定的人都执行它。如果你不知道这个协定,你怎么保证你不会在某个月圆之夜伤害到这位可爱的女士?”他用一种轻巧又傲慢的语气笑问。

“因为我能控制啊。”Sirius理所当然地说,“我可以全凭自己的意愿装换形态,比如我的父母更喜欢狼的生活,他们就去做了护林员。我弟弟和我一样更喜欢作为人类,他现在在剑桥念书。”

Riddle此刻终于感受到被时代抛弃的巨大失落。狼人已经不再是他记忆中充满缺陷的暴躁又野蛮的物种,事实上,他们现在的属性更接近日耳曼入侵前的德鲁伊。

“所以我们不需要你说的那个协定就可以和人类和平共处——在没有吸血鬼的情况下。”Sirius道。

“不过现在,吸血鬼重临大地。”他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开玩笑似的说。为他进行翻译的黛玉忧虑地望了他一眼。

探春的眼神立刻变了,她警觉地问:“你想做什么?”

“噢,我什么都做不了。”Riddle无害地说,“我连交流都成问题,我所熟悉的……伙伴,”他艰难又顺畅地说出那个词,“他们都不在了,我能做什么呢?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现在,我成了唯一剩下的吸血鬼。”他满意地看到两位女士都流露出同情。

“好吧,你能保证不杀人吗?”Sirius语气软化下来,“不管你想做什么,找你的老朋友或者其他的,想办法融入社会,给自己找点事做,别随便转化人类。”

这种说教语气惹怒他了,但他还是逼迫自己挤出温良的笑容:“我保证,我只狩猎动物,Dyee小姐还完完整整地坐在这儿就是证明。我不会伤害任何人。”

Sirius站起身来:“很高兴你这么说,Tess,我们得走了。”

“为什么?什么事这么急?”探春不解道,“你准备把Dyee一个人留在这儿?”随后她理解了对方的眼色,不再继续质疑,“我知道了,等会儿给我解释。”

“我就爱你这点。”Sirius笑着俯身在她额上轻吻一记,他将歉疚的目光投向黛玉,“抱歉,这事真的不能耽搁,Dyee,希望你能理解。”

“没关系。”黛玉道,“你们去吧。”

“最后,警告你,Riddle先生,如果你做了任何出格的事,当我回来,我会撕碎你的。”Sirius最后说。

Riddle冷笑着:“如果我想,你们一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就没命了,感谢我的仁慈并放弃你那无聊的威胁。你们的离开是因为我,我猜你是想找你的父母寻找对策,如果他们真的以狼的形态生活在森林里,可能没有你们的那种通讯工具,你们必须亲自前往。”

Sirius涨红了脸。他说对了。

“这没什么,你可以直接了当地说出来。当然,我不会要求和你一起钻进狼人堆里的,所以,去吧,把答案带回来给我。”他高高在上地说。

年轻的狼人大步流星地走出屋子,上车。

“我讨厌那种东西,你们叫它什么?”Riddle站在门廊上目送着色泽鲜亮的跑车隐没在道路尽头。

“汽车,准确来说,跑车。”黛玉道,“我也不喜欢,主要是心脏受不了。”

“啧,确实。”他调侃道,“你如果生活在我那个时期,哦,我不该说这话,毕竟那时候能不能活下来全凭运气。”

“黑死病?”黛玉道。他们回到屋内,在沙发上坐下来。

“是的。”他笑了笑,岔开话题,“Tess和Sirius,他们,恕我直言,她怎么会选择和一个狼人在一起的,虽然现在不同从前,但对于寻常人来说,异类不是那么容易接受吧?”

“的确是这样,我获知Sirius的身份时着实惊讶,我曾经以为这只是那些小说家幻想出来的,Tess告诉我真相时他们已经结婚了。”黛玉脸上显露出怀念的神情,眉眼低垂,嘴角微翘,“所以我来不及阻止他们。”她被自己逗笑了,“所有见过他们的人都觉得这很不可思议,Tess一直很稳重也很果断,而Sirius,你看到了,非常情绪化。”

“嗯,我喜欢他被激怒后的反应。”他随意道。

黛玉没接他的话,继续道:“很多东西都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样。”她看向Riddle,眼神中别有深意,“他们是在一次洞潜中认识的,洞穴潜水,”然后她想起来对方并不了解这个概念,于是思索着如何解释。“潜水,即深入水下,现代的技术能让潜水者携带气瓶使其能够在水中呼吸,难点在于水压,和空气一样,具有流动性的水因为受到重力作用而对各个方向产生压强。”她感到一阵头大,中学物理她都快忘光了,“简而言之,水的深度越深,压强越大。更形象一点吧,如果处在300英尺的水下,你所受到的压力就相当于躺在平地上,身上压着800个成年人的重量。”

他皱了皱眉:“这样不会死吗?”

“如果下潜得太快,压力的变化幅度太大,的确会造成死亡。”黛玉道,“此外还有很多问题,比如气瓶漏气、在水中迷路,等等问题,说起来非常复杂,而我也并不十分了解。总之,洞潜是一项危险的活动。Sirius因此失去了他的好朋友James,他三年后复出时搭配的潜伴是Tess,他们配合还算默契,而Sirius终于走出来那段阴影,在另一次潜水行动中,Tess与他在400英尺深的水下失散,通常这意味着其中一方或者双方皆会死亡。”她舒了口气,“幸好他们还是活着出水了。一出来Sirius就向她求婚,并且从此他们都不再进行这项活动。”

“哦。”他似懂非懂地应和着。不是很理解这些人为什么非要自己找死。

黛玉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随即道:“我没有尝试过,但是Tess向我这样描述水下的场景,她说,‘那里黑暗而静谧,你只能看见头灯照出的一小片区域,你必须也唯一能信任的就是你的潜伴,你会忘记其他多余的东西,只专注于眼前,你全身心地投入水中,感受这个世界只剩下你和你的潜伴。没有任何外物影响你,你的过去,你的未来,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你只剩下水中的你。’”

“听上去不错。”他轻轻地说。尽管仍然不了解,他却对此生出向往,摒弃一切,沉溺在寂静的黑暗中,非常……美好。

“是啊,你可以随便尝试,毕竟你不能再死一次。”黛玉促狭地笑道,“你一定会让你的潜伴非常放心,但你的潜伴一定非常担心。”她故意用一种很绕的方式说这句话。奇怪的是,他轻松地理解了。

“除非我的潜伴也不会死。”他看向对方。

黛玉避开他的目光,站起身来:“我要去弄点吃的,你需要吗?我猜是不用?”

“是,你说的对。”他无奈道。直到对方的身影完全离开视线,他才放松身体,使背部完全接触沙发靠背。阳光穿过玻璃落到地板上,他能预见时间如何使它们变得灰暗而沾满污垢,他能听见那些木质家具正在缓缓地开裂腐朽,他听到田鼠与蚯蚓在地下穴道中穿行而过,所有的细微响动交叠混合、重构为另一种宏大而空旷的声音终日在他脑中回响,这一切自他被转化为吸血鬼的那一刻就开始了,生命虽被抽离,但对于其他生命的感受变得无比敏锐,那些或轻或重的心跳与流动的血液无一不在提醒他已非人。

但他喜爱这种特殊的生命形式,从死神掌中逃脱,游离于世界之外。他曾盼望自己是唯一以这种方式永生的存在。

而现在,他也许的确就是唯一的那个。他很高兴。可他不知道接下来能做什么,失去了过去拥有的一切的他也失去了继续留存的意义。——曾经也有一次这样的情况,后来他找到了新的使命。

“我仔细考虑了为你写传记的计划。”黛玉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在他对面坐下,打断了他的沉思。

“嗯?”他下意识地直起身子。

“你可以在任何你愿意的时间将你的过去告诉我,当然,在这之前你最好看下我以前的作品,如果你觉得风格与你不符合……那这件事便不再提了。”

“是你对我的经历感兴趣吧?”他直截了当地指出。

黛玉笑道:“我本来的目的就是寻找冈特老宅背后的故事呀。现在正主在这儿,我自然不能放过了。”

“好吧,那给我看看你的作品。”他漫不经心地说,“……确认你的文风?是这么说吧?”

于是黛玉从房间里拿了两本书给他,是他不曾见过的布面硬装本,一本是深重的苋红色,烫金花体缱绻地铺展成“送春人”,一本是刚强的铁灰色,标题是“明乡”,每个字母都规规矩矩地排列着,端正且有棱角的字体如同石碑上的刻文。

他偏好后一本,但他还是先翻开了更为花哨的那本,书中有上下两卷,上卷为“林家宅(the house of Forinst)”,只有寥寥数章,下卷为“贾府(the Mendacious Mansion)”,占了大部分篇幅。他快速浏览了几页,现代英语有许多单词同中古英语相同或相近,半猜半蒙他也是能看懂的。

“这是说你自己的,对吧?”他问。

“对。”黛玉笑了笑,“说起来这其中也有个故事,我把它翻译成英文的原因是,涉及政治敏感以至于我不能在中国出版它。我将其改成了荷花神下凡游历的幻想小说后才得以出版,除了书名以外,和我原来写的内容简直南辕北辙。”

“哦。”他接着翻开另一本。依旧是上下两卷,上卷“明楼”,下卷“明台”,书中解释了“楼”和“台”都是中国古代建筑的名字,也同时是上下两卷主人公的名字,讲的是中国抗日战争时期的事。

“这是……我母亲的兄弟的妻子的父亲的弟弟(舅妈的叔叔)为我提供素材而写的传记。”黛玉道。

“……他算是你的祖辈吧?”他在脑中梳理了一下人物关系——这对他来说太容易了,毕竟他当初能把各个吸血鬼家族里的亲属关系记得清清楚楚。

“对。”黛玉道,“这本我写得很痛苦。”她像是陷入了某种不太美妙的回忆中,不肯再多说。

沉默了一会儿,他把书合上:“我觉得我还是先学会现代英语比较好。你能教我吗?”

“当然,这不会太难,语法并没有太大变化,不过发音和单词变形是有区别的,最重要的一点,你必须了解很多14世纪之后才加入来自拉丁语和法语的词汇。”黛玉迫使自己从情绪中脱出,勉强笑道。

“听起来是个挑战。——而且我讨厌法国人。”他说。


----------------------------------------

bgm其实我更喜欢海狸版的,不过这版的安静一点,比较符合人物的心境吧。。

明家乱入嘿嘿嘿。

然后把小天和探春在一起的背景说了一下,以免太突兀。。洞潜潜伴之间真的是,交托生命的关系,产生感情什么也就顺理成章了……吧?

我也是写得很心虚啊。。。感觉完全把握不好。。

评论(1)
热度(26)

© 南野9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