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野95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在拉郎的路上一去不返。
超超超博爱党——
几乎什么都吃,不挑食。
有任何脑洞或者拉郎都请告诉我,只要有意思我就会把它变成粮。

【童话镇au】(拉郎乱炖)寻寻觅觅-17

避雷注意——

CP:

冬寡、贾尼(微)、夏洛克×尼格玛(微)、安德×布鲁斯×埃罗尔

背景:童话镇

章节目录:点击进入


chapter.17


确认那个代表捷豹XJ6的红点离开了家,娜塔莎开着她的另一辆雪佛兰克尔维特从办公厅返回家中,她希望布鲁斯明智地不带上那本童话书去进行他的探险。


如她所料,她在书桌的第二层被上锁的抽屉里找到了它,布鲁斯不知道她拥有整栋屋子里所有的包括家具上的锁的钥匙。她也通知了警长,要求他守在学校门口等着两个叛逆少年自投罗网。昨晚她监听到布鲁斯的通话内容时惊讶极了,她应该在安德鲁.维京到达童话镇的第一天就把他除掉,这样他才没有机会去试图帮助救世主。不过,现在也不算晚。


——等她查到他的身份之后。


娜塔莎快速翻阅着童话书,目光接触到“詹姆斯.巴恩斯”这个名字时停顿了一下,随后毫不留情地翻过这一页,但看到对方的插图时她终于忍不住了,她感到自己心中某些强装出来的坚硬的东西在软化,她恼怒地撕掉了写着她与他的故事的那几页,将它们在空气中抖动数下,用魔法令其燃烧殆尽,她让清风卷着灰烬从窗户的缝隙中流出。现在,这几张书页什么都没剩下。


她接着翻到描写白女巫华伦蒂成为女巫之前的生活的故事,满意地找到了“安德鲁.维京”。


*

彼得瞪视着他的妹妹:“华伦蒂,你能让他变成活物吗?”


华伦蒂沉下脸来,严肃地摇头:“不,我不能,这是违反魔法规则的,我不能凭空给没有灵魂的物品制造灵魂,我可以令他们随我的意志行动,却不足以使他们拥有自己的思想。”


“安德没有灵魂吗?那么他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彼得执拗地说。“我们失去了父母,华伦蒂,我一度以为我也失去了安德,但是他就这样突然的出现在这儿,你无法否认这一定是魔法。”


华伦蒂沉默相对,她不知为何,非常排斥将安德转化为活物的打算,失去了预知能力的她对此焦虑不安,而拥有魔法的她可以轻易达到彼得的要求,他说的没错,安德是拥有灵魂的,她能感受到那个弱小而纯净的灵魂在向她求助。她也同样不忍心拒绝哥哥,是的,他们不久前才失去了他们的家庭,多一个人会令他们都好受许多。


“不,你仅仅给他雕刻了一副身体。”华伦蒂撒谎了,“我会尝试为他注入灵魂的。”但她将给安德加上一些禁令与约束,虽然她相信安德的善良品性不会使他作出危害他人的举动。


“那么?”彼得将怀中的木偶递给她。


华伦蒂手心的白光包裹住彼得的木偶,彼得紧张而期待地盯着他们。


光芒逐渐淡去,那些彼得亲手雕刻的口鼻眉眼,都变得如同真实的人类一样细腻柔润,那双眼睛,清澈得像是倒映出天空的泉水,它,不,他茫然地眨了眨眼,首次发出声音:“彼得。”他的声音该死的好听极了,彼得想。


“你制造了他的身体,而我赋予他灵魂,我们每人有一次命令他的机会,彼得。”华伦蒂郑重其事道,“珍惜这次机会。”


“是的,我会的。”彼得迫不及待地使用了它,“我命令,安德,你永远要听我的话,遵照我的指令。”这可是他的作品,仅仅属于他的木偶。


安德看着他开心地笑,嘴唇抿成一条上翘的细细的弧线:“我知道,彼得。”


“并且,你将拥有一个正式的名字。”华伦蒂亲吻他的额头,温柔地朝他微笑,“安德鲁.维京。我们会把你当做亲生弟弟看待。”


*

一件魔法物品,娜塔莎扬起眉,她没想到对方只是一件魔法物品,一个惹人厌的魔法物品,她在心中补充道。她不自觉地想象,如果安德被放在龙炎上炙烤,是会像木头一样燃烧起来还是会像人类一样烤得焦香滴油。她偏好后一种。


这时候,她衣袋中的手机疯狂震动起来,她将它取出,来电显示为“弗莱迪”,她叹口气,接起电话。


“小娜。”对方声音细弱带着哭腔。


“弗莱迪,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贾维斯和我分手了!”她抽抽噎噎地说,“我不明白我做得哪里不好,当然,做饭一向是我最不擅长的事,但也不会这么快使人厌烦吧?我是说,我明白,他没有了记忆,一切都不同了,可是,可是,我始终是他的妻子。我爱他!我昨晚甚至很体贴地没有要求他和我做爱,我简直都想称赞自己了。”她混乱地说着,“我愿意原谅他去酒吧,他以前从不去那种地方,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和我分手。”


娜塔莎无力地扶额,她讨厌安慰人。


“我的朋友,别急。”她劝慰道,“我会找他谈谈的,你是个好姑娘,他不能就这么抛弃你,他不能以失忆为由舍弃他和你的感情,舍弃与你组成的家庭,我会令他回心转意的。”不,她没有把握。她控制不了贾维斯,抹去他的记忆已经够困难了,如果在施放诅咒的同时为他添加伪造的记忆还有可能瞒过他,但这个机会已经永远失去了,被唤醒后的他开始怀疑一切,她做不到为他重新填充记忆,没有什么可以动摇他的意志与真实情感,连魔法也无法诓骗他。娜塔莎因回想她之前的尝试而感到挫败,但她立刻被弗莱迪的声音拉回现实。


“谢谢你,小娜,你能来陪陪我吗?我现在很委屈。”


想到一个哭哭啼啼的半大女孩要往自己身上抹眼泪,娜塔莎不由浑身一震,“我很抱歉,我抽不开身,弗莱迪,你忘了我是镇长吗?”


“也是……好吧,谢谢你,小娜,我只能找别人了,谢谢,再见。”对方的声音里难掩失望。


“再见,好好休息。”娜塔莎如释重负地挂了电话。


相隔还不到一分钟,又一个电话响起,娜塔莎接了起来。


“镇长女士,有两个人今日造访了您说过要特别注意的那位病人。”语调平平的女声道。


娜塔莎皱起了眉:“他不是正在接受封闭治疗,不允许探视吗?”


“是的,但是在系统中显示他的状态已经进入普通治疗,可以接受探视,值班护士放他们进去了。”


“那两个人是谁?”


“乔伊.法尔科内和夏洛克.福尔摩斯。”娜塔莎感到脑子里有什么东西骤然炸裂——当然,这只是比喻。


“好的,我知道了。”她强作镇定地回复道。


挂断电话后,娜塔莎静坐了一会儿整理思绪,夏洛克与尼格玛相见后必然获知她是罪魁祸首,他们的合作关系破裂,她将要独自对付一众正面人物加上一个反水的黑暗者,但目前的最关键问题是,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乔伊.法尔科内是谁?稍后她要好好查查镇民名单。


她再次低下头翻看童话书,随手撕去了几页与自己有关的故事并将它们烧掉,她不喜欢它们被记载在故事书里,那就像是在审判她的劣迹与恶行,去他妈的,她讨厌被用那种充满置身事外的优越感的的文字描述。娜塔莎将书合上,放回原处并锁好抽屉。


最后,她环视周围,确认没有其他东西被自己移动过,便离开养子的房间,将房门如先前那般关闭。


她从家中走出来,坐回车上后拨通了今早的第三个电话。


“你好,维京小姐。”


*

当布鲁斯与埃罗尔返回到安德的住处时,他们看到安德面对他们的到来露出一副高深莫测又饶有兴趣的神情,他嘴角含着笑意,眼神却不那么轻松,“来看看这个。”他将视线转向电脑屏幕。


于是两人凑上前,看到了某个街头的监控拍摄出来的画面,布鲁斯认出那是他的学校门口,不过现在门口站着一个人——警长史蒂夫.罗杰斯。布鲁斯皱眉:“他怎么会在那的?”他意识到这代表他们的计划被他母亲知晓并采取了行动。


“你有必要知道这是本镇的警长。”埃罗尔为安德解释道。


安德笑笑:“看那明目张胆的的警车与警徽,他的身份昭然若揭。”


“也许只是巡逻或者镇长女士喜欢在校门口约会。”埃罗尔道,“说起来,安德,调取学校监控的事你做得怎么样了?”


“你们呢?精神病院之旅如何?”安德随口问着,开始在电脑上操作起来,他点开标注着“8月27日”的视频文件,将时间轴调整至对应位置。“他们进入教室开始打扫工作。”他看着视频内容解说道。他们都能看到领先的托尼.史塔克迈着轻快的步子从左下角进入空无一人的教室。


布鲁斯指了指屏幕左上角一排柜子中的一个,示意:“这就是发现童话书的柜子。”安德按下快进,学生们于是飞快地在教室各处行动起来,直到其中一个学生靠近那个柜子,安德把它恢复了正常速度并放大,学生打开柜子,从摄像头的这个拍摄角度他们能够清晰地看到其中空空如也,柜子被清理后又重新关上,做清洁的学生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埃罗尔疑惑地眨眼,什么都没说。


视频继续被快进,在托尼靠近柜子的时候又慢了下来,托尼的手放在了把手上,安德将它调成慢速,柜门一毫米一毫米地开放直至完全打开,那本厚重的童话书出现在那里。安德敲下暂停。


“所以——”安德拖长了音调。


布鲁斯赞同地点了点头,用笃定的语气陈述道:“它是突然出现的。”


“这……不可能。”埃罗尔迟疑地说,他还在试图为这样的情况找出合理的解释,“它被剪辑过吗?”很显然,没有,右上角显示的时间非常连贯,没有一分一秒的缺失。


“这很有趣。”安德小心地注意着埃罗尔的反应。


“没有什么比魔法更能解释童话书的出现了。”布鲁斯想要说服对方。


"不。”埃罗尔说,“最多只能是用了一点魔术技巧的恶作剧,你知道,在魔术箱子里斜放一块镜子就能让它看上去是空的,我敢说这就是根本原理。而你竟然相信它是魔法?”他说出“魔法”这个词时皱着眉,似乎被恶心到了。


“好吧,我来告诉你怎么回事。魔法、童话,天方夜谭?不。”布鲁斯站起来,严肃地瞪着他,他讽刺地苦笑着,近乎咬牙切齿地从喉咙里挤出每个字,“你知道这座小镇在我到来的十五年中完全一成不变吗?每一天的生活都一模一样,时间是静止的,我甚至能说出大部分镇民每天的安排,你一定不知道镇中心钟楼上的钟是在你到来之后才开始转动,你给它带来了变化,懂吗?至关重要的一点,没有任何人老去,十五年来,只有我在不断长大,其他人一点变化都没有,我几乎被击垮了,我进行心理咨询,但那没有任何用处,没有人会意识到时间静止,你随便问任何一个人,他们都不能答出他们在童话镇住了多久。我并没能很快认识到童话书的意义,直到我读到那个诅咒,把人物都对应起来,我才发现它是真实的。”


他说这些话时,另外两人都注视着他,只不过一个眼里的悲悯意味越来越浓,一个则陷入沉思。


“我很抱歉。”安德摇了摇头,虽然这并不是他的错,随即他决定坦白。“艾拉,我是匹诺曹。”


埃罗尔还没从布鲁斯的话中反应过来,又听到此话,看上去完全被惊呆了:“你说什么?”


“他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安德缓慢又坚定地说,“我接受了将你带到这个世界的任务,并保证我将引导你,使你能够明确自己的责任。但我没有做到。”他深吸了一口气,“我一直称呼你‘艾拉’,因为你的真名是艾拉斯特.星尘,埃罗尔是你被领养之后改的名字。我被带走后没有一天不想重新回到你身边,可我没有机会,我不被允许……我一有机会就前来寻找你。你一定要相信布鲁斯。”


“好吧。”埃罗尔无奈地垂下眼皮,他低声嘟哝了一句:“逻辑自洽。”


随后他看向两人:“那么,我是救世主,或者怎样,好吧,我怎么才能解开诅咒?我可不会任何魔法。”


沉默。这是安德。


“我也不知道。”这是布鲁斯。


真是棒极了。埃罗尔撇嘴。


——————————————————————

发现现代线快编不下去了于是只好开始写提纲,嗯,应该还能继续往下编。

让15、16两章的事情在巫后这里汇总一下,寡姐要开始干坏事了嘿嘿嘿

想想还是把匹诺曹坦白身份的情节提到前面来,毕竟这篇文里没ouat那么多角色,不会有支线剧情,主线慢慢排吧。

评论
热度(9)

© 南野9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