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野95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在拉郎的路上一去不返。
超超超博爱党——
几乎什么都吃,不挑食。
有任何脑洞或者拉郎都请告诉我,只要有意思我就会把它变成粮。

浅谈林黛玉的人物形象与伏黛(一)

找原文与修改的时间比预想中的长些,对黛玉的花痴之情简直要溢出屏幕了,看官包涵,就当前八十回黛玉部分节选看就好啦~



我自己对于林黛玉的看法随着阅读的深入是有一个变化过程的,由“可怜”至“可爱”再至“可敬”,也准备从这三方面入手依照原著来比较全面地分析一下林黛玉的人物形象。


可怜——身世与处境


身世,书中是有直接描写的,在此抄录。


(这林如海姓林名海,表字如海,乃是前科的探花,今已升至兰台寺大夫,本贯姑苏人氏,今钦点出为巡盐御史,到任方一月有余.原来这林如海之祖,曾袭过列侯,今到如海,业经五世.起初时,只封袭三世,因当今隆恩盛德,远迈前代,额外加恩,至如海之父,又袭了一代;至如海,便从科第出身.虽系钟鼎之家,却亦是书香之族.只可惜这林家支庶不盛,子孙有限,虽有几门,却与如海俱是堂族而已,没甚亲支嫡派的.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一个三岁之子,偏又于去岁死了.虽有几房姬妾,奈他命中无子,亦无可如何之事.今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侞名黛玉,年方五岁.夫妻无子,故爱如珍宝,且又见他聪明清秀,便也欲使他读书识得几个字,不过假充养子之意,聊解膝下荒凉之叹.)


先看她的父母,门当户对,感情和睦(且兼如海说:“汝父年将半百,再无续室之意),因儿子(猜测是庶子,由嫡母敏妈抚养)夭折对黛玉更加钟爱,恰好黛玉自己也天资聪颖,故将她当做儿子来教育,为她聘请了老师(因闻得鹾政欲聘一西宾,雨村便相托友力,谋了进去,且作安身之计.),而这个老师不谈之后的人品道德问题,质量还是很高的(不料他十分得意,已会了进士,选入外班,今已升了本府知府/才干优长)[比起宝玉的私塾老师贾代儒可有资历多了],在敏妈死后,林爹还(意欲令女守制读书)。


林爹的品行自不必说,看他帮助贾雨村那段就可以看出。


家庭经济状况呢,应当算是有点钱但不算富庶(紫鹃提过:虽林家贫穷到吃不起饭,不过是林爹去世后的情况),林爹品性正直清廉,皇帝才会放心点他为盐课,黛玉初入贾府被惊艳到合情合理(这林黛玉常听得母亲说过,他外祖母家与别家不同.他近日所见的这几个三等仆妇,吃穿用度,已是不凡了),黛玉带去贾府只有两名贴身仆人也可以理解(黛玉只带了两个人来:一个是自幼奶娘王嬷嬷,一个是十岁的小丫头,亦是自幼随身的,名唤作雪雁.贾母见雪雁甚小,一团孩气,王嬷嬷又极老,料黛玉皆不遂心省力的,便将自己身边的一个二等丫头,名唤鹦哥者与了黛玉.)。


在进入贾府之前,黛玉的生活是比较幸福美满的。


黛玉为什么被送到贾府,林爹将原因说的很明确(汝父年将半百,再无续室之意,且汝多病,年又极小,上无亲母教养,下无姊妹兄弟扶持,今依傍外祖母及舅氏姊妹去,正好减我顾盼之忧,何反云不往?)。不过可以稍稍解释下,敏妈去世,林爹不续弦,此后林家便没有当家主母,只有一窝姬妾。古代男主外女主内,男人外出为官,女人就负责家产家仆的管理工作,还有走亲访友赠礼回敬的内宅社交关系,是相当累人的,可以参看凤姐最后被这些家务事摧残成什么样。一般来说,家中缺少主母的情况下,适龄的女儿会自动接过管家任务,可惜黛玉年纪太小又体弱,所以老祖宗考虑到这一节把黛玉接走也是顺理成章的。


接下来黛玉的病,且看黛玉自述即可(黛玉道:“我自来是如此,从会吃饮食时便吃药,到今日未断,请了多少名医修方配药,皆不见效.那一年我三岁时,听得说来了一个癞头和尚,说要化我去出家,我父母固是不从.他又说:既舍不得他,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亲友之人,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此一世.'疯疯癫癫,说了这些不经之谈,也没人理他.如今还是吃人参养荣丸。”)这段看着就很想把作者打一顿,前头铺垫了那么多理由,就是让黛玉不得不跑到贾府去见外姓亲人,让她的病一辈子也不能好,生气.jpg。唉,谁让红楼梦就是这么个开头就告诉你是大写的BE还引着你往下看的玩意儿。。


还有黛玉的改口,是又怜她聪颖又悲其世道——(贾母因问黛玉念何书.黛玉道:“只刚念了《四书》。”黛玉又问姊妹们读何书.贾母道:“读的是什么书,不过是认得两个字,不是睁眼的瞎子罢了!”)(因问:“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


在之后,黛玉到贾府第一天晚上就被宝玉惹哭了:(鹦哥笑道:“林姑娘正在这里伤心,自己淌眼抹泪的说:`今儿才来,就惹出你家哥儿的狂病,倘或摔坏了那玉,岂不是因我之过!'因此便伤心,我好容易劝好了")


下一回对黛玉境况的一句直接描写(今黛玉虽客寄于斯,日有这般姐妹相伴,除老父外,余者也都无庸虑及了),虽然“这般姐妹”里包括了上文的如同槁木死灰一般的李纨,不过这时候的黛玉除了惦念父亲,其他没什么事情困扰她,只不过宝玉时不时要把她气哭,顺便嫉妒嫉妒新来的小姐姐宝钗。


随后这走向就悲伤了——

(谁知这年冬底,林如海的书信寄来,却为身染重疾,写书特来接林黛玉回去.贾母听了,未免又加忧闷,只得忙忙的打点黛玉起身.宝玉大不自在,争奈父女之情,也不好拦劝.于是贾母定要贾琏送他去,仍叫带回来.一应土仪盘缠,不消烦说,自然要妥贴.作速择了日期,贾琏与林黛玉辞别了贾母等,带领仆从,登舟往扬州去了.)

(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日巳时没的。二爷带了林姑娘同送林姑老爷灵到苏州,大约赶年底就回来)


林爹遗产比较大的可能是因为没有继承人就被朝廷收了。


所以,自十四回之后,黛玉就啥都没有了,无父无母,无财无势,只带着一身病独活于世,偏巧她回府,又撞上元春晋封,贾府声势高涨,一喜一悲的对比,可叹。


随后发生的情节自不必说,大家都熟知了。


犹有一句看着特别心痛:(黛玉拭泪道:“近来我只觉心酸,眼泪却象比旧年少了些的.心里只管酸痛,眼泪却不多。”)泪要还尽了。


以上是书中开篇就注定的命运,还有身在贾府受各种丫鬟婆子的冷眼。


之后会提到的送宫花,滴翠亭一事(林姑娘嘴里又爱刻薄人,心里又细,他一听见了,倘或走露了风声,怎么样呢?),袭人的数落(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等等,都可见她在下人眼中的形象,这还是表现出来的,没写出来的不知道还有多少背地里的奚落讽刺,主要是黛玉的“直”惹出来的,也有她原非贾府中人,寄住在此又得老太太恩宠,下人们看不过眼的成分在。


可爱——毒舌与耿直


黛玉是个很爱开玩笑的人,尤其爱打趣宝玉,经典的一段:(林黛玉已摇摇的走了进来,一见了宝玉,便笑道:“嗳哟,我来的不巧了!"宝玉等忙起身笑让坐,宝钗因笑道:“这话怎么说?"黛玉笑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宝钗道:“我更不解这意。”黛玉笑道:“要来一群都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了,明儿我再来,如此间错开了来着,岂不天天有人来了?也不至于太冷落,也不至于太热闹了.姐姐如何反不解这意思?”)


再来经典的“吃冷酒”一段:

(这里宝玉又说:“不必温暖了,我只爱吃冷的。”薛姨妈忙道:“这可使不得,吃了冷酒,写字手打颤儿。”宝钗笑道:“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若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以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了。”宝玉听这话有情理,便放下冷酒,命人暖来方饮)


林姑娘准备开怼——

(黛玉磕着瓜子儿,只抿着嘴笑.可巧黛玉的小丫鬟雪雁走来与黛玉送小手炉,黛玉因含笑问他:“谁叫你送来的?难为他费心,那里就冷死了我!"[怼宝玉,替宝玉把他想说的话说出来了]雪雁道:“紫鹃姐姐怕姑娘冷,使我送来的。”黛玉一面接了,抱在怀中,笑道:“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继续怼宝玉,调侃宝玉听宝钗的劝]宝玉听这话,知是黛玉借此奚落他,也无回复之词,只嘻嘻的笑两阵罢了.宝钗素知黛玉是如此惯了的,也不去睬他.薛姨妈因道:“你素日身子弱,禁不得冷的,他们记挂着你倒不好?"[薛姨妈没听出来]黛玉笑道:“姨妈不知道.幸亏是姨妈这里,倘或在别人家,人家岂不恼?好说就看的人家连个手炉也没有,巴巴的从家里送个来.不说丫鬟们太小心过余,还只当我素日是这等轻狂惯了呢。”[又圆回拿手炉这件事上]薛姨妈道:“你这个多心的,有这样想,我就没这样心。”)

三句话,三个层次,不同的人能听出不同的意思来,黛玉的心思真的超灵活啊。


(李嬷嬷道:“你可仔细老爷今儿在家,提防问你的书!"宝玉听了这话,便心中大不自在,慢慢的放下酒,垂了头.黛玉先忙的说:“别扫大家的兴!舅舅若叫你,只说姨妈留着呢.这个妈妈,他吃了酒,又拿我们来醒脾了!"一面悄推宝玉,使他赌气,一面悄悄的咕哝说:“别理那老货,咱们只管乐咱们的。”那李嬷嬷不知黛玉的意思,因说道:“林姐儿,你不要助着他了.你倒劝劝他,只怕他还听些。”林黛玉冷笑道:“我为什么助他?我也不犯着劝他.你这妈妈太小心了,往常老太太又给他酒吃,如今在姨妈这里多吃一口,料也不妨事.必定姨妈这里是外人,不当在这里的也未可定。”)这段也可爱极了,别理那老货哈哈哈


接着林爹病故、黛玉奔丧,一回府就怼了北静王,啊不,还是怼宝玉——

(宝玉又将北静王所赠鹡鸰香串珍重取出来,转赠黛玉.黛玉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他。”遂掷而不取.)这里宝玉没有说是北静王送的,黛玉为什么说臭男人,因为这手串是直接从北静王手上摘下来的,样式必定是男士饰品,珠子配件风格上都会偏硬气粗犷,而且,可能经长时间把玩后挂瓷包浆,有被使用过的痕迹,所以黛玉才不要。


铰香囊那里也是可爱的紧,篇幅所限就不摘录啦,且看两人和好之后,(黛玉被宝玉缠不过,只得起来道:“你的意思不叫我安生,我就离了你。”说着往外就走.宝玉笑道:“你到那里,我跟到那里。”一面仍拿起荷包来带上,黛玉伸手抢道:“你说不要了,这会子又带上,我也替你怪臊的!"说着,"嗤"的一声又笑了.宝玉道:“好妹妹,明儿另替我作个香袋儿罢。”黛玉道:“那也只瞧我高兴罢了.)这是傲娇啊(╯‵□′)╯︵┻━┻教科书式的傲娇啊,萌死了。


(黛玉听了,嗤的一声笑道:“你既要在这里,那边去老老实实的坐着,咱们说话儿。”宝玉道:“我也歪着。”黛玉道:“你就歪着。”宝玉道:“没有枕头,咱们在一个枕头上。”黛玉道:“放屁!外头不是枕头?拿一个来枕着。”宝玉出至外间,看了一看,回来笑道:“那个我不要,也不知是那个脏婆子的。”黛玉听了,睁开眼,起身笑道:“真真你就是我命中的`天魔星'!请枕这一个。”说着,将自己枕的推与宝玉,又起身将自己的再拿了一个来,自己枕了,二人对面倒下.)说粗话的林姑娘也可爱极了,之后宝玉编的耗子偷香玉的故事也是十分有趣。


自二十回之后,宝黛打情骂俏就很多了,加之湘云来了,三人玩闹很是有趣。如宝钗讲戏那处(宝玉听了,喜的拍膝画圈,称赏不已,又赞宝钗无书不知,林黛玉道:“安静看戏罢,还没唱《山门》,你倒《妆疯》了。”说的湘云也笑了)


再是龄官一事:(凤姐笑道:“这个孩子扮上活象一个人,你们再看不出来。”宝钗心里也知道,便只一笑不肯说.宝玉也猜着了,亦不敢说.史湘云接着笑道:“倒象林妹妹的模样儿。”宝玉听了,忙把湘云瞅了一眼,使个眼色.众人却都听了这话,留神细看,都笑起来了,说果然不错.一时散了.)


(林黛玉冷笑道:“问的我倒好,我也不知为什么原故.我原是给你们取笑的,——拿我比戏子取笑.")这是被众人取笑,有些不快。


(黛玉道:“你还要比?你还要笑?你不比不笑,比人比了笑了的还利害呢!")这是开始怼宝玉了。


接下来黛玉的话说得极有条理,明明白白地把自己为什么不高兴说出来了,现代还有很多小姑娘生了气,啥都不说,凭别人去猜,黛玉的做法其实很值得借鉴,语气虽不佳,但把生气的原因解释得很清楚。


(黛玉又道:“这一节还恕得.再你为什么又和云儿使眼色?这安的是什么心?莫不是他和我顽,他就自轻自贱了?他原是公侯的小姐,我原是贫民的丫头,他和我顽,设若我回了口,岂不他自惹人轻贱呢.是这主意不是?这却也是你的好心,只是那一个偏又不领你这好情,一般也恼了.你又拿我作情,倒说我小性儿,行动肯恼.你又怕他得罪了我,我恼他.我恼他,与你何干?他得罪了我,又与你何干?”)黛玉也清楚湘云是个耿直又没心眼的姑娘,本只是玩笑,湘云开她玩笑她肯定之后也要怼回去的,偏偏宝玉来掺了一脚,合了黛玉初入府时对宝玉的描述“求全之毁,不虞之隙”,前文湘云怼宝玉也是用的小姐丫头的对比,两只都很可爱啊。


再摘抄几段——


(只见林黛玉蹬着门槛子,嘴里咬着手帕子笑呢)咬帕子诶,好像做那块手帕让林妹妹咬咬~


(林黛玉笑道:“何曾不是在屋里的.只因听见天上一声叫唤,出来瞧了瞧,原来是个呆雁。”薛宝钗道:“呆雁在那里呢?我也瞧一瞧。”林黛玉道:“我才出来,他就`忒儿'一声飞了。”口里说着,将手里的帕子一甩,向宝玉脸上甩来.宝玉不防,正打在眼上,"嗳哟"了一声)呆雁梗。


(林黛玉将两个指头一伸,抿嘴笑道:“作了两个和尚了.我从今以后都记着你作和尚的遭数儿。”)


(不防廊上的鹦哥见林黛玉来了,嘎的一声扑了下来,倒吓了一跳,因说道:“作死的,又扇了我一头灰。”)作死的~真是,啊,心都酥了


(探春笑道:“有了,我最喜芭蕉,就称`蕉下客'罢。”众人都道别致有趣.黛玉笑道:“你们快牵了他去,炖了脯子吃酒。”众人不解.黛玉笑道:“古人曾云`蕉叶覆鹿'.他自称`蕉下客',可不是一只鹿了?快做了鹿脯来.")起诗社时打趣三姑娘,用典的玩笑,反应还那么快,不愧是林姑娘。


(待书一样预备下四份纸笔,便都悄然各自思索起来.独黛玉或抚梧桐,或看秋色,或又和丫鬟们嘲笑)学霸了不起咯╭(╯^╰)╮


螃蟹宴钓鱼,(林黛玉因不大吃酒,又不吃螃蟹,自令人掇了一个绣墩倚栏杆坐着,拿着钓竿钓鱼)


(林黛玉忙笑道:“咱们雪下吟诗?依我说,还不如弄一捆柴火,雪下怞柴,还更有趣儿呢。”说着,宝钗等都笑了)刘姥姥进大观园,宝玉惦念着没讲完的抽柴草的故事,林姑娘打趣他呢。


接着便是“母蝗虫”梗——(林黛玉忙笑道:“可是呢,都是他一句话.他是那一门子的姥姥,直叫他是个`母蝗虫'就是了。”说着大家都笑起来.宝钗笑道:“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这`母蝗虫'三字,把昨儿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亏他想的倒也快。”)宝姐姐的评价真是精准,我就不评了,(黛玉笑道:“别的草虫不画罢了,昨儿`母蝗虫'不画上,岂不缺了典!"众人听了,又都笑起来.黛玉一面笑的两手捧着胸口,一面说道:“你快画罢,我连题跋都有了,起个名字,就叫作《携蝗大嚼图》。”)


宝钗为惜春作画筹材料呢,林姑娘又调侃上了(……浮炭二十斤,柳木炭一斤,三屉木箱一个,实地纱一丈,生姜二两,酱半斤。”黛玉忙道:“铁锅一口,锅铲一个。”宝钗道:“这作什么?"黛玉笑道:“你要生姜和酱这些作料,我替你要铁锅来,好炒颜色吃的。")


(黛玉笑着忙央告:“好姐姐,饶了我罢!颦儿年纪小,只知说,不知道轻重,作姐姐的教导我.姐姐不饶我,还求谁去?")自称颦儿这处超级萌!


(黛玉换上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束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头上罩了雪帽.)摘出来全因花痴,红斗篷啊,我林姑娘怎么那么美!


最后,凹晶馆联诗那里黛玉湘云一人一句带着说嘴都有些不服气的劲头,两只都可爱极了,太长不贴啦。


可敬——率真与风骨


先看送宫花一事,整件事的原委描写得很详细。


首先看前文提到黛玉入府后的情况:(如今且说林黛玉自在荣府以来,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宝玉,迎春,探春,惜春三个亲孙女倒且靠后),基本应是全府上下都知道了,周瑞家的这个王夫人手下得力的仆妇不可能对此不了解。


再是此事开端:(薛姨妈道:“这是宫里头的新鲜样法,拿纱堆的花儿十二支.昨儿我想起来,白放着可惜了儿的,何不给他们姊妹们戴去.昨儿要送去,偏又忘了.你今儿来的巧,就带了去罢.你家的三位姑娘,每人一对,剩下的六枝,送林姑娘两枝,那四枝给了凤哥罢。)薛姨妈的吩咐并无不妥,按着亲疏排的序,先是亲孙女,再是外孙女,再是孙媳妇。媳妇的地位是在未出阁的姑娘之后的,黛玉初入贾府吃饭那里也可以看出来,就不多说了。


周瑞家的如何行事——

(说着,周瑞家的拿了匣子,走出房门)

(一时间周瑞家的携花至王夫人正房后头来.原来近日贾母说孙女儿们太多了,一处挤着倒不方便,只留宝玉黛玉二人这边解闷,却将迎,探,惜三人移到王夫人这边房后三间小抱厦内居住,令李纨陪伴照管.如今周瑞家的故顺路先往这里来)

(那周瑞家的又和智能儿劳叨了一会,便往凤姐儿处来)

(周瑞家的这才往贾母这边来)


诶嘿,她把凤姐提到了黛玉前面,把黛玉放到了最后。为什么?因为她是个势利的人啊,在这之前还有个背景,那就是(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年岁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黛玉本就不讨下人欢心,周瑞家的自然将她排到了本家的姑娘与管理家仆的顶头上司琏二奶奶之后。


黛玉的反应也是情有可原:(黛玉只就宝玉手中看了一看,便问道:“还是单送我一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周瑞家的道:“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黛玉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是不是可以设想,在别的情形下,也有这样老资历的丫鬟仆妇欺生,把那些“挑剩下”的东西给黛玉?


不过,这里也有黛玉初到贾府,还带着点独生嫡女的骄纵。


黛玉最难得的一点,她毫不犹豫就说出来了,这也许也是她不讨下人欢心的原因之一,下人们的小心思、不周到之处,她不加掩饰的指出,当然惹人嫌。不过也许正因为她敢于指出自己受到的某些冷遇,才能在彻底被贾府收养之后依然保持很好的生活水平。对比可见二木头迎春。


敏妈还未出场便去世,五分之一处林爹也走了,而接下来的描述中,黛玉仍正常地玩闹打趣,毒舌刻薄,但独自生活、无依无靠的忧郁一直盘桓在她心里,因而触景生情作了《葬花吟》《秋窗风雨夕》等,但都是避开众人去作、去哭,最多身旁就伴着紫鹃或者宝玉。这便是林妹妹的气性了。


这里摘些比较容易被忽略的细枝末节来说明黛玉性格的其他方面。


(林黛玉昨日所恼宝玉的心事早又丢开,又顾今日的事了)瞧林姑娘多好,生气都不带隔夜的。——然而主要是这天宝玉又惹她生了个新的气。


(林黛玉便回头叫紫鹃道:“把屋子收拾了,撂下一扇纱屉,看那大燕子回来,把帘子放下来,拿狮子倚住,烧了香就把炉罩上。”)这一段可有意思,上文便是红玉帮凤姐跑腿最后跟了凤姐的情节,凤姐称赞小红“听那口声就简断。”,这里林姑娘吩咐紫鹃的话也是简断得很——虽说是在生宝玉气,无视宝玉中。


(林黛玉天性喜散不喜聚.他想的也有个道理,他说,"人有聚就有散,聚时欢喜,到散时岂不冷清?既清冷则伤感,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比如那花开时令人爱慕,谢时则增惆怅,所以倒是不开的好。”故此人以为喜之时,他反以为悲)既然盛极必衰,倒不如不曾繁盛,省得欢场变荒台徒惹人悲。我倒是很赞同这道理啊。


摘一句潇湘妃子的咏菊:(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很有气节。问菊:(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并刘姥姥进大观园对黛玉房间的描述:(刘姥姥因见窗下案上设着笔砚,又见书架上磊着满满的书,刘姥姥道:“这必定是那位哥儿的书房了。”贾母笑指黛玉道:“这是我这外孙女儿的屋子。”刘姥姥留神打量了黛玉一番,方笑道:“这那象个小姐的绣房,竟比那上等的书房还好。)跑个题对比一下宝二爷的房间:(因问道:“这是那个小姐的绣房,这样精致?我就象到了天宫里的一样。”袭人微微笑道:“这个么,是宝二爷的卧室。”)好嘛,一个女儿身男儿魂,一个男儿身女儿心。


随后金兰契互剖金兰语中,黛玉的一席话极尽其真诚:(黛玉叹道:“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那些好话,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细细算来,我母亲去世的早,又无姊妹兄弟,我长了今年十五岁,竟没一个人象你前日的话教导我.怨不得云丫头说你好,我往日见他赞你,我还不受用,昨儿我亲自经过,才知道了.比如若是你说了那个,我再不轻放过你的,你竟不介意,反劝我那些话,可知我竟自误了.若不是从前日看出来,今日这话,再不对你说.你方才说叫我吃燕窝粥的话,虽然燕窝易得,但只我因身上不好了,每年犯这个病,也没什么要紧的去处.请大夫,熬药,人参肉桂,已经闹了个天翻地覆,这会子我又兴出新文来熬什么燕窝粥,老太太,太太,凤姐姐这三个人便没话说,那些底下的婆子丫头们,未免不嫌我太多事了.你看这里这些人,因见老太太多疼了宝玉和凤丫头两个,他们尚虎视耽耽,背地里言三语四的,何况于我?况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如今我还不知进退,何苦叫他们咒我?"宝钗道:“这样说,我也是和你一样。”黛玉道:“你如何比我?你又有母亲,又有哥哥,这里又有买卖地土,家里又仍旧有房有地.你不过是亲戚的情分,白住了这里,一应大小事情,又不沾他们一文半个,要走就走了.我是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那一起小人岂有不多嫌的。)


人情世故:


(就有蘅芜苑的一个婆子,也打着伞提着灯,送了一大包上等燕窝来,还有一包子洁粉梅片雪花洋糖.说:“这比买的强.姑娘说了:姑娘先吃着,完了再送来。”黛玉道:“回去说`费心'。”命他外头坐了吃茶.婆子笑道:“不吃茶了,我还有事呢。”黛玉笑道:“我也知道你们忙.如今天又凉,夜又长,越发该会个夜局,痛赌两场了。”婆子笑道:“不瞒姑娘说,今年我大沾光儿了.横竖每夜各处有几个上夜的人,误了更也不好,不如会个夜局,又坐了更,又解闷儿.今儿又是我的头家,如今园门关了,就该上场了。”黛玉听说笑道:“难为你.误了你发财,冒雨送来。”命人给他几百钱,打些酒吃,避避雨气.那婆子笑道:“又破费姑娘赏酒吃。”说着,磕了一个头,外面接了钱,打伞去了.)


加粗字体可以看出,黛玉对下人们的态度有所转变。不过因她不是掌家管事的人,对婆子赌钱喝酒倒不上纲上线的,也是此时贾府还未到崩盘的时刻,大家都不重视这个问题。


(黛玉便知他是从探春处来,从门前过,顺路的人情.黛玉忙陪笑让坐,说:“难得姨娘想着,怪冷的,亲身走来。”又忙命倒茶,一面又使眼色与宝玉)会客套。


(黛玉笑道:“真是‘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若使二姐姐是个男人,这一家上下若许人,又如何裁治他们。”)这里是帮迎春打圆场。


直至祭晴雯,黛玉开始劝宝玉了:(黛玉道:“又来了,我劝你把脾气改改罢.一年大二年小,……")


四十八回,香菱学诗中的黛玉,俨然一位良师——


(黛玉道:“正是这个道理,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

(黛玉道:“断不可学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你只听我说,你若真心要学,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Д,谢,阮,庚,鲍等人的一看.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黛玉听说,便命紫娟将王右丞的五言律拿来,递与香菱,又道:“你只看有红圈的都是我选的,有一首念一首.不明白的问你姑娘,或者遇见我,我讲与你就是了。”)


黛玉字字句句讲得都很认真,之后香菱多次来请教也非常有耐心,香菱早在十五回就给薛大傻子开了脸、纳为小妾了,但是黛玉一点都没架子,对方虚心请教,她也严肃对待,足见其真诚。


接着就是黛玉的治家能力——


(黛玉道:“要这样才好,咱们家里也太花费了.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这又能体现黛玉的细心,因为她不会实际接触贾府的账本之类,只靠平时观察,贾府人丁众多、家户繁杂,这也能算的出来,真的很厉害啊。


因为管理家仆是个很累人的活,林姑娘身体又不好,所以文中没有正面描写过,但是还是可以窥见蛛丝马迹,比如,五十五回的丫鬟们争嘴事件和六十回的蔷薇硝和玫瑰露事件,黛玉的丫鬟基本没参与,没惹事生非,严格来算,藕官烧纸是犯事了,但那时她跟了黛玉还没多久,而且十二官派到主子身边都不甚管教的,可以忽略不计,对比一下宝玉房里的闹腾,黛玉这边的下人安分多啦。之后抄捡大观园,紫鹃那里搜出宝玉的旧物,也是犯事,但宝黛关系放在那,反而可算作一心向主(因从紫鹃房中抄出两副宝玉常换下来的寄名符儿,一副束带上的披带,两个荷包并扇套,套内有扇子.打开看时皆是宝玉往年往日手内曾拿过的)。紫鹃还不是黛玉自己带来的丫鬟,而是老太太给的,可想见黛玉的行事。


跑题——晴为黛影


(晴雯道:“要是我,我就不要.若是给别人剩下的给我,也罢了.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他,剩下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又是挑剩下的,是不是有些眼熟……也就是因为她也那么直才得罪了王夫人,招来祸患。


还有勇晴雯病补雀金裘一回,便是这韧劲毅力也让人叹服。(晴雯道:“说不得,我挣命罢了。)这句看得心疼。


(晴雯过去拉了他,替他洗净了发,用手巾拧干,松松的挽了一个慵妆髻,命他穿了衣服过这边来了)很有大姐头风范的晴雯姐姐。


(晴雯因见宝玉读书苦恼,劳费一夜神思,明日也未必妥当,心下正要替宝玉想出一个主意来脱此难,正好忽然逢此一惊,即便生计,向宝玉道:“趁这个机会快装病,只说唬着了。”)在这些歪脑筋上也很有灵性哈哈哈。


至于外貌,更是:(王夫人听了这话,猛然触动往事,便问凤姐道:“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


最重要的是,晴雯眼中揉不得沙子,讽宝玉为麝月梳头,讽碧痕洗澡,讽袭人,都是暗指她们和宝玉睡过了,看不起她们,她呢,长得风流标致,可偏偏就不和主子扯不清,洁身自好,虽然老祖宗是默许了的,但她有自己原则。(晴雯呜咽道:“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挨一刻是一刻,挨一日是一日.我已知横竖不过三五日的光景,就好回去了.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我虽生的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我太不服.今日既已担了虚名,而且临死,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


跑个题,关于鱼眼珠……


这是宝玉说的:(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

单看个王夫人:(他们家的二小姐着实响快,会待人,倒不拿大)(王夫人原是天真烂漫之人,喜怒出于心臆,不比那些饰词掩意之人)到后来整天读佛经、一派守旧妇人的样子,也是很唏嘘啊。


再跑个题,感觉我和贾母的喜好好像啊,凤姐、黛玉、三姑娘、湘云、鸳鸯、晴雯,想着贾母年轻时也一定是个能干又有趣的人吧?想着黛玉出嫁总不会成鱼眼珠吧,该成老祖宗那般。


最后,认真想想伏黛

伏地魔的人物形象,可走度娘


谈谈两人的共同点。

身世——汤姆是先天孤儿,黛玉是后天逐渐成为孤儿,互相剖白的时候能更增相惜之感吧。

性格——敏感、自尊、自傲,这些都是共通之处,但日常相处,这样性格的必然会起很大的摩擦,日常拌嘴之类的必然有趣,情势相逼,令一方撞破另一方心事,可能会是个很好的使双方关系进一步的情节。

能力——伏地魔在魔法上的造诣不必多说,对食死徒的吸纳和管理可以证明他是个统帅型的,还有在霍格沃茨的光荣历史,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之类的。黛玉上文有分析就不说啦。


不同点。

才情——且看黛玉在原著中相处和谐的人,宝玉、湘云、宝钗、妙玉,宝玉虽在诗社里次次垫底,但是七十八回里还是写了首得到贾政赞赏的长诗,湘云的簪菊是仅次于黛玉的三首诗的,宝钗博古通今,诗词也不赖,妙玉看她为凹晶馆联诗续的二十二韵即可知。然而,不管老伏小伏,没啥才情是毋庸置疑的,于是问题又来了,伏地魔怎么使黛玉另眼相看?

追求——伏地魔求的是魔法至上、长生不老,不醉心权术,这点倒好像是合黛玉的心了。黛玉追求的是什么呢?嗯,大约只有和宝玉的爱情吧,她的病体不允许她追求其他的,她随时会死去。


黛玉、老伏如何青眼相看?

黛玉、老伏如何日常相处?

黛玉、老伏如何升华感情?


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心理地位的平等是基础,互相吸引是动力,最后彼此了解、认同,才能成全一段稳定持久的感情。


-------------------------------------------------

改动非常大,基本等于重写,花了三天时间重看了一遍前八十回,又添了许多伤悲。


接下来会继续更寻寻觅觅哒~

评论(20)
热度(123)

© 南野9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