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野95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在拉郎的路上一去不返。
超超超博爱党——
几乎什么都吃,不挑食。
有任何脑洞或者拉郎都请告诉我,只要有意思我就会把它变成粮。

【童话镇au】(拉郎乱炖)寻寻觅觅-15

避雷注意——

CP:

布鲁斯×埃罗尔、夏洛克×谜语人

背景:童话镇

章节目录:点击进入


chapter.15


埃罗尔对于每天早晨准时得像闹钟一样前来叫起的阿尔弗雷德已是见怪不怪了,他花费了几分钟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并回忆起昨晚的对话,他想要为安德的黑客技能找个合理的解释——职业寻人也许的确需要经常入侵私人网络、之类的。无论如何,他会搞清楚一切的。


他和布鲁斯一起享用了管家提供的早餐,镇长女士依然不见踪影——她很早就出门上班了。随后,他们前往安德的暂居处同他会面。阴沉冰寒的天气让埃罗尔出门时抱怨了几句。


等到了安德下榻的旅店,他们简短地说明来意,安德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他在桌前坐下,干脆利落地打开手提电脑开始进行网络入侵。


“知道吗?”埃罗尔靠在桌边,视线在身边的布鲁斯与坐在对面椅子上的安德之间来回移动,“你们看上去就好像商量好了一样。”


布鲁斯转头看他:“怎么可能。”而后望向安德:“安德,你说呢?”


安德还未来得及回答,埃罗尔又道:“既然这样,不如安德在这里调监控,我们去精神科看看那个爱德华怎么样?”他装作跃跃欲试的模样看着布鲁斯。


布鲁斯下意识瞥了一眼安德,发现对方的视线也从电脑屏幕上移开而投向他,两人短暂地对视一眼,当下作出决定,他将目光转回到埃罗尔身上,微笑道:“你想这么做吗?但是安德……”


“我这边还需要点时间,你们随意。”安德接话道,“不过爱德华是谁?”


“昨天在……”埃罗尔忽然想到安德并不知道童话书的事,改口道,“无名之辈,一个可怜人,”他顿了顿,发现自己也对此人没有太多了解,“呃,大概差不多这样。”


安德眨了眨眼睛,疑惑地盯着他:“但你们知道他的名字吗?我是指全名。”


“当然,我们知道。”埃罗尔从桌边弹起,拉上布鲁斯走出房间,走到门边又回头说道,“加油啊,安德。”


“再见,艾拉。”话音未落,门便“嘭”的一声被关上。


安德失笑,看来救世主不愿意遵照他们的计划按部就班地行动。所以他现在得查查这位精神病人的底细了。


“罗利,我以为你对此不感兴趣?”一出房门,布鲁斯便开口询问。他为不必根据安德的计划行动而松了口气,但同时,埃罗尔也让他感到有些难以琢磨。


“当然不,”埃罗尔皱眉道,“但我认为真正见过爱德华.布坎南也许能让你不再把他和童话书里的角色对应起来。”


嗯,绝妙的理由。布鲁斯无从反驳。“而你相信爱德华的姓氏是布坎南……”


“忘了它吧,”埃罗尔瞪他一眼,“如果真有谁无聊到把小镇居民的名字编到童话书里,我会相信书里的名字是真实的。”


“先前是谁说不把真人与书中角色对应的?”布鲁斯促狭地笑着。


埃罗尔一本正经道:“只是个名字而已。”


布鲁斯把这理解为对方已经初步接受他讲述的一切了。虽然是从一个配角开始,但,总比他永远不相信要好得多。


他们请无怨无悔从不多问的老管家将他们送到了精神病院——实际上是总院精神科住院部,但是它独立于医院其他科室,坐落于另一片城区,所以也可以直接认为是精神病院。


“布鲁斯少爷,注意安全。”下车时,阿尔弗雷德终于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布鲁斯回以一个微笑。


精神病院就外观来看已足够阴冷恐怖,以至于埃罗尔刚进那如同监狱般的铸铁大门就打了个寒颤,“我不讨厌哥特风格,不过我不喜欢这里。”


“我也是。”布鲁斯裹紧大衣,又顺手扯扯埃罗尔的围巾。“速战速决。”


“这是个很好的提议。”


一路说着无关紧要的废话,他们还是无可避免地踏进医院大楼。走道内因明亮的灯光泛着惨白,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扇铁栏,连右侧护士站的玻璃外也被装上了铁窗。


“简直就像探监。”埃罗尔轻声说。


布鲁斯深有同感地点点头,他想不明白巫后为什么要在童话镇造这么一间更像是监狱的医院,难道她在这儿关押着她的敌人吗?


他们走到铁窗的开口处,布鲁斯看到里面坐着一个神色灰败、表情木然的护士。


“你好?”他试探性地开口。


护士抬起头,厌烦地皱眉:“这不是你们能胡闹的地方,男孩们。”


“不,我们是来探视一位病人的,他叫爱德华.布坎南。”


“他正在接受封闭治疗,不接受探视。”护士不假思索道,但她还是用键盘输入了这个名字,然而看到屏幕上跳出来的信息时,她冷漠的表情出现一丝裂痕,她控制着音量惊叫道:“这不可能!”


“发生什么了?”布鲁斯有些奇怪地问道。


护士眼中带着怀疑地审视他们,缓慢说道:“他被允许接受探视了。你们需要填份登记表。”她从桌面上的文件格子里抽出两份空白的表格,附上铅笔从小窗口中递出来。


布鲁斯想了想,在探视人姓名这一栏上写了“夏洛克.福尔摩斯”,关系这一栏写了“朋友”。他不能保证他妈妈如果知道他来精神病院会是什么反应,总之不会太乐观。


一旁的埃罗尔在填完表格后长长地出了口气,布鲁斯一眼瞥见对方在姓名栏里填上了“乔伊.法尔科内”,看起来他们的思路一致。他接过另一份表格和自己的那份重叠在一起送进窗口,交给那位护士。


护士仔细检查了表格中的信息,神情严肃地将它们收好,随后拿起听筒打了个内部电话。


很快,背后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一位高壮的男护士拎着一大串钥匙从中走了出来。


“跟着我,不要多说话,不要碰任何东西。”男护士走到他们面前告诫道,“这里的病人都不那么容易相处。”


不过他们没能见到更多的病人,他们跟着男护士来到地下三层,这里只有一间病房与一间会见室。会见室被玻璃与铁丝网隔绝为两个空间,另一边的桌旁已经有一名穿着浅蓝色的病服的削瘦苍白的男人,两位带着镇静针剂与束身衣的男护士站在他身后。


布鲁斯在桌子对面坐下,埃罗尔也坐到他身旁。


他紧张地看了埃罗尔一眼,得到对方同样不安的回应后只好硬着头皮开口:“你好,爱德华。”


名为爱德华.布坎南的男人戴着一副大框眼镜,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们,他双手交叠地放在桌上。


“你好。”他像是很久没有说过话一样沙哑又缓慢地说。


“你认识克里斯汀.柯林格小姐吗?”布鲁斯认为从这一点切入会比较容易。


爱德华眨眨眼睛,它们开始闪亮起来:“是的,我认识,我喜欢她。她是个善良的人。”他嘴角愉悦地上扬。


“很好。”布鲁斯道,“那么你知道夏洛克.福尔摩斯吗?”


爱德华的表情凝固了,他又一次沉默,这次的时间更长,布鲁斯几乎都想重复他的问句。


“我想我知道。”他突然笑起来,这个笑容充满了阴狠的讽刺,“你好,救世主。”这话是对埃罗尔说的。


“你为什么也这么叫我?”埃罗尔震惊地看向布鲁斯,然而布鲁斯也是一头雾水。


“因为我了解这个诅咒,你是救世主。不过就目前状况来看,你并不了解自己的使命。”随后,他使用了夸张的惋惜语气,“很显然正派人士的计划与他们的预计产生了偏差,非常不幸。”他看向布鲁斯,“而你是谁呢……让我猜猜,这种黑暗的气息——巫后的孩子,是吗?但你长得不太像她。”


布鲁斯惊讶得不知该说什么,他以为只有他和安德了解真相。


“如果你们遇到任何解决不了的麻烦,去找夏洛克,在这点上你们可以信任他。作为给出这个建议的报酬,我希望你们同时告诉他,我一直被巫后关押着。”他笑道,“我是尼格玛.布坎南。”他突然站起来,音量亦提高几分,语调却平稳得像是在述说事实:“巫后,永远,也不会有幸福结局——”他身后的男护士立刻扑上来制服他,给他注射了镇静剂。


同他们一起进来的男护士嗤笑道:“哈,不要信他的鬼话,你们知道他是什么病吗?严重的精神分裂让他分不清幻想和现实,爱德华是个乖孩子,尼格玛是个疯子。”他把他们从座位上拎起来,“男孩们,现在知道这些病人不好相处了吧?”


“是的,谢谢你。”布鲁斯无意识地应和道,他在思考爱德华,不,是尼格玛刚才的话,黑暗者在童话书中可不是什么正面人物,他一手促成了这个诅咒,而尼格玛应该和他站在一边,这是否意味着尼格玛也是邪恶反派的一员?他必须回去查查童话书。


*

娜塔莎没有让自己沉沦于消极情绪中太久,她静下心来追踪自己的龙鳞去向,这很容易做到,龙与它的逆鳞的感应要强于身体的其他部分,而且带走它的人一定不了解这点,他没有试图隔绝龙鳞的魔法波动。她推测托尼.史塔克在最短时间里把它转手了。


确定了龙鳞的位置,娜塔莎便立刻把自己裹进红色浓雾中传送到目的地。


浓雾散去,看到所处场景时,她着实感到惊讶。因为她曾经和黑暗者在这里会面,她以为这是黑暗者的城堡。她还记得初次看到那满屋子的魔法材料时的艳羡之情,而现在,这里的魔法材料又多出不少。


屋中的另一位巫师停下手上的工作,警惕地看向她。“噢,很荣幸见到您,王后陛下。”对方很快作出一副虚伪的笑容行了个标准得不像隐居的巫师的礼。


娜塔莎将视线落到他身边摆满瓶瓶罐罐的长条桌上,散发着金色暖光的橙红鳞片被放置在琉璃托盘中,而它旁边的事物则令娜塔莎不那么愉快了,那是个装满黑绿色冒着热气的粘稠液体的坩埚,娜塔莎可以设想对方正准备把她的龙鳞丢进这锅闻起来像是三十年陈的沼泽与粪池的混合物中去。虽然她制作过的魔药比这好不了多少。


“你在做什么呢,先生?”巫后假笑着说。


巫师沿着她的目光看去,解释道:“我在进行一项研究,这是我刚刚从一位逃难的王子手上得来的好材料。”


“哼,你认为我可能相信你吗?”巫后靠近桌子,拿起那片龙鳞,与她同出一源的魔法力量正在呼唤她,“你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据我所知应该不属于你,你怎么能保证你不是通过抢夺另一位巫师得到这些的?”


“陛下,”巫师笑道,“你又怎么确定这座城堡不是属于我而另一位巫师来此暂居?”


“所以你认识黑暗者?”娜塔莎挑眉,“你认识我的老师?”


巫师面对这样的情况有些无措,他眼神灰暗下来,低声道:“……他也是我的老师。”


“那么,我认为我们可以进行更友好的交流,我是娜塔莎.罗曼诺夫。”娜塔莎道,她需要了解关于对方更多的信息。


“爱德……不,尼格玛。”巫师道。


“啊哈。”娜塔莎将龙鳞在他面前晃了晃,“尼格玛,你知道这片龙鳞原本的主人是我吗?”


“实话说,我不知道。”尼格玛无辜地眨眼,“但我耗费巨资才获得如此珍贵而稀少的材料,我当然乐意把它还给你,也许我能够得到一些补偿,王后陛下?”


娜塔莎把龙鳞收进掌中,她没有接话,转而在屋中走动起来,观察着那些橱柜里的收藏,一只鲜艳的红苹果吸引了她的目光,她打开橱柜将它拿了出来。


“这很漂亮。”她赞叹道。


尼格玛有些紧张地凑上前:“无与伦比的诅咒,能让人一睡不醒。”


“好极了。”她盯着苹果道,“你和黑暗者关系很好吗?”


“他,”尼格玛顿了顿,似乎在思索如何回答,“仅仅是我的老师。”


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他,露出残忍的笑容:“你知道女巫相比男巫的优势在哪吗?她们对于感情方面的事非常敏锐。”她握着龙鳞的那只手发出一道红光击中对方,尼格玛因靠得太近来不及反击,面带痛苦缓缓倒下,红色烟雾自地面卷起,将两人包裹,随后消失。


——————————————————————

苹果出场嘿嘿嘿

感觉还有好多线没有展开啊,慢慢写不着急哈哈哈

精神病院设想的是阿卡姆与巫后关贝尔的地下室的结合版。。

评论
热度(6)

© 南野9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