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野95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在拉郎的路上一去不返。
超超超博爱党——
几乎什么都吃,不挑食。
有任何脑洞或者拉郎都请告诉我,只要有意思我就会把它变成粮。

【童话镇au】(拉郎乱炖)寻寻觅觅-14

避雷注意——

CP:

幻贾

背景:童话镇

章节目录:点击进入


chapter.14


贾维斯以最快速度赶回王宫,尽管如此,他的父王还是责备了他。他并不十分在意此事,他长期以来都被严格要求,斥责也始终伴他成长。


刚离开议政厅,他便向守卫询问弗莱迪女侯爵的境况。


守卫告诉他,在女侯爵车驾到达的第一天,国王就召见她并告知了真相,女侯爵当即悔婚要求回国,然而两国间的约定已不可更改,国王为了避免她在大婚前逃跑下令将她软禁。


贾维斯能够想象弗莱迪的心情,他现在需要去给予她安慰和帮助。他提出这个要求后,守卫将他领到弗莱迪居住的客房前,打开门锁让他进入。


显然,经过几天的反抗与逃跑无果后,原本精力旺盛的女侯爵已放弃努力,只是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愣神。


“你看上去还不错,小姐。”贾维斯在另一侧的沙发椅上坐下来。


弗莱迪不为所动,言语中显示着满腔怨气:“你知道所有事对不对?你们早就谋划好了。”


“是的。”贾维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真诚,“从我启程提亲开始我就清楚事情会怎样发展,我同你的监护人,也就是国王谈妥了所有细节,他对这场联姻是非常赞同的。而且,你的损失仅仅是不能和一个具有漂亮皮囊的王子结婚,相信我,就内在品质来说,我的兄长比我要好的多。”


“这不是重点,最令我愤怒的是你们欺骗了我!”弗莱迪从沙发上弹起,“我并不注重外表,我只是不能这么快接受来向我提亲的英俊王子不是我未来的丈夫!”


贾维斯无言以对。


“好吧,我没有说过我喜欢你,但至少在旅途过程中我对你产生了一定了解,你是个不错的人,我明白贵族联姻很多情况下是连见面也可以省去的,可我……”女侯爵的声音低落下去,“我,我承认,我一点都不想结婚。当我认识到它是多么虚伪与恶心。”


“那么你想做什么呢?”贾维斯叹了口气。


“在我被定下婚约之前,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骑士。”弗莱迪的脸上出现混合了怀念、憧憬与梦想破碎后哀伤的神情,“我想要战斗,追随君主,捍卫领地。我不想像那些豪门贵女一样出嫁,将生命埋葬在婚姻、家庭与社交中。真正的社交应该是酒桌上的觥筹交错与战场上的高歌豪饮。”


贾维斯惊讶地挑起眉。虽然他已获悉这位女侯爵自小受宠,其所受教导也全凭自己意愿,脾性同寻常女性有所不同,但他还是没有料到对方有如此雄心壮志。


“这太理想化了,小姐。”贾维斯道,“你对真正的骑士生活一点也不了解。你无法承受那种艰苦的。你要终日伴随着牲畜的粪便、草料、与其身上的体味,更不要提那些沉重的盔甲和高强度的训练与战斗。小姐,你亲手杀过敌人吗?”


“是的,我没有。”女侯爵反驳道,“我没有机会去实践,我可以被允许习得骑术与格斗术,但我永远是女侯爵,是一位淑女,我的身份迫使我不能成为一位骑士。而我发自内心地渴望那样的生活。如果我没有尝试过,我怎么能够知道我不能胜任?”


“但是……”


“那么你呢?贾维斯,你有梦想吗?你决定使你的未来耗费在扮演你哥的替身这件事上了吗?”女侯爵咄咄逼人地质问着,“为什么我们不能有选择的权利?”


“因为你,曾经是国王的养女,却不掌握任何实权,我也一样,我只是国王的养子,我现在所能享受的生活全在于我的哥哥无法拥有令父母骄傲的形象,我可以代替他出席那些无聊的宴会,摆出贵族的面貌同其他权贵虚与委蛇,但在真正需要智慧决定的情况,还是由我兄长出场。”贾维斯平静地说着,“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利,我们生来就是为了服务这一切,这就是我们的命运。”


“不,你错了,没有谁天生就是贵族,财富与头衔可以世袭,然而是否追求荣耀来源于自己的选择。如果真的存在命运,那么我将注定成为一名骑士。”


贾维斯明白对方是怎样都说不通的了,经过长途奔波的他没有多余的精力继续劝导一个执着地怀有美丽幻想并从中获取力量的女孩,因此他说:“我累了,小姐,恕我先行告退。”


“你在回避问题。”弗莱迪高叫着。贾维斯全然没有理会,径直走出房间,守卫在他身后将门重新锁上。


与此同时,一位他如镌刻在生命中一般熟悉的人从拐角后走了出来,对方顶着那张面无表情的酒红色面具朝他点头示意:“我听到了,贾维斯。”


贾维斯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装作淡然地打招呼:“兄长。”他不希望对方把自己刚才的话当做是怨言。


他们开始并肩在走廊上缓步前行。

“我听说你遭到了抢劫,你成功将那把匕首追回了吗?”他的哥哥、国王与王后唯一的孩子维真问道。


“是的,”贾维斯道,“并不容易,但我做到了。那个强盗——非常值得探究。”


“很少见你对其他事物产生兴趣。”维真难得调侃道,语调轻松上扬,随后又恢复平稳,“大多数时候旁人都不能清楚地揣测你的心意,没人了解你的意愿与希望。”


“是的,但你明白。”


“而你本可以追随更好的人。”维真停下脚步,面具下那双与他相似的蓝眼睛忧虑地望着他,“你的能力不仅限于此。我亦不能给予你足以配得上你多年来为我所进行的付出的荣誉。”


“我不需要,兄长。”


“那个女孩虽然有些天真,但她在听从自我意愿的方面强于你。如果你也能够明白自己所求,并以此为基础作出决定,无论如何,我会祝福你的,贾维斯。”


贾维斯没有接话。


维真察觉出他的抗拒,随即道:“旅途劳顿,你需要好好休息一夜。”


“是的。”贾维斯答道,“晚安,兄长。”他走向长廊尽头属于自己的房间,留给维真一个沉默的背影。


*

因达斯特守军是在一个被残余敌军摧毁的村庄中发现贾维斯的,他是那个村庄唯一活下来的人,在他们找到他之前,他已经在烟囱里躲藏了好几天,只靠时不时下到屋子里搜刮到的被遗漏的干面包过活,浑身沾满了煤尘,脏兮兮地像根炭条,唯有眼睛清亮得不像被困了几天的孤儿。他们把他带到营地,清理干净后,没有人能料到掩藏于脏污之下的是个漂亮非凡的孩子,所有人都因同情而格外怜爱他,众骑士们将他带回了王都。


当听说这样的一个孩子是从战场上遇到的,王后毫不掩饰他的讶异,惊呼出声,国王的反应则收敛许多。王子维真则站在父亲身后悄悄观察对方。站在大殿中央的男孩看上去比寻常人要瘦弱不少,这也是他身上唯一能让人联想到战争与苦难的地方,相对于其他遭受同样经历的孩童,他太过镇静了,被清洁过的金发柔软地贴在脑袋上,刘海下的蓝眼睛则展现出不吝于成人的沉稳。


除了在见到维真时,他的目光闪动了一下,其余时刻,他都神情淡然地直视前方,紧绷的嘴角似乎说明他仍然存有一丝紧张。


“你是谁?”国王问道。


“Just a rather very isolated sufferer.(只是个非常孤独的受难者。)”他注视着国王脚下的地面回答道,“我是贾维斯。”


维真在面具下勾起嘴角,他听出了这句话中隐藏的含义,所以他低声重复了一遍对方的名字:“贾维斯。”


“请你走上前来。”国王命令道,他眼中蕴藏着温和的笑意。贾维斯照做了,他犹豫地向前迈了几步,来到王座之前。


“你多大了?”


维真注意到对方小小地抽了口气,眼神慌乱地飘动了一瞬,“六岁。”他说。不,这一定不是他的真实年龄。维真想。但又无可辩驳,他看上去的确只有这么大,也许他的表现只是因为早慧。


“噢。”王后的神情更加柔和,爱怜地看着他,“可怜的孩子。”


“整个村子只有你活下来了,是吗?贾维斯。”国王语带怜悯地撕开对方的伤痛。


贾维斯缓慢地抬起头来,泪水逐渐充盈他的眼眶,他声音颤抖着回答:“是的,陛下。”维真歪着脑袋盯着他,试图分辨这是否是对方的伪装,但他得出的结论是,对方的确悲痛欲绝。


“我对此深感抱歉。”国王说着,蹲下来,双手按上了男孩的肩膀,平视对方道,“我的孩子,我愿将你收为养子。”


此话一出,殿堂四周传来零零落落的惊呼声。贾维斯震惊地挣脱出来,瞪视着国王。


国王并未在意男孩的反应,站起身朗声道:


“我们平息了此次战乱,然而战争留下的伤痛并未平复。我希望每一个每个流离失所的家庭都能破镜重圆,每一个战死的士兵都能重回人间,然而这都不可能实现,我们只能尽力弥补现状。我会降低赋税。同时,我希望任何一个有能力提供帮助的人都向那些在战争中失去亲人的孩子施以援手。因达斯特已度过无数难关,我们也将会度过这一次。”


随即,“国王万岁!”的呼声响彻整座王宫。


维真为父亲的演讲感到心潮澎湃,但他很快就陷入了失落中,他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像他父亲一样的国王的,医师预言他活不过三十岁,甚至更短。他又一次把目光落在贾维斯身上。他的情绪显然已趋于平稳,沉默地低着头,靠在亲昵地揽着他的王后身边。


“母后,我可以离场吗?”维真仰起头问道。


王后放开她的养子,关切地俯下身:“你还好吗?你感觉不舒服吗?”国王也朝他看了一眼。


“不,我没事,我只是觉得这里有些吵闹。我很抱歉。”维真在面具下展开一个安抚性的微笑,他知道母后看不到他的表情,“贾维斯能和我一起来吗?”


“当然,没关系。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王后道。


维真便拉起另一个男孩的手走出大殿。


“殿下,我不会同你抢夺你父母的关爱。”来到空荡的回廊上,贾维斯立刻表态。


“这不是你的错。”维真没有看他,边走边说,“而且无论父王与母后向你表示了怎样的关怀,我都不会产生一丝嫉妒,这的确是你应得的。你没有抢走任何东西。”


“但我……”贾维斯支吾着。


“也许你曾经是个孤儿,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兄弟。”维真道,“你现在是一位王子了,贾维斯。”


“不,这太突然了。”


维真尝试分析男孩的处境,随后便明白他心中的芥蒂来源于何处,于是劝慰道:“那么就成为我的追随者,贾维斯。你会得到恰当的训练并胜任这一职务,在你习惯来自于双亲的关爱之前,你可以仅仅把自己当做我的侍从,这样也许能够帮助你更容易地融入贵族生活。”他顿了顿,“关于称呼——维真。”


“是,兄长。”贾维斯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


维真对于这个别扭的称呼也欣然接受,他继续道:“你知道这个名字如何得来吗?我从出生起就被确诊患上了无法治愈的疾病,我被预言活不过三十岁,这点我相信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父王与母后坚信这只是幻象,他们亦以此命名我。”他转过头,望着贾维斯的脸,“你比我好看得多。我只有藏在面具与长袍之下才不会吓退旁人。”他苦笑着。


“魔法也不能治愈你吗?”贾维斯脸上终于展现应当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孩子的生动的惊讶神情。


“我不知道,不过曾经试图治愈我的巫师无一成功,包括黑暗者。父王与母后从来没有放弃希望,而我,我不知道。有些巫师说我遭受了诅咒,有些则说我仍存在转机,没人清楚有哪些是真实的。可我们总得相信听上去美好的那个。”他停下脚步,“我认为你有望成为他们眼中那个我应当成为的形象。”


贾维斯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话。


维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重新迈开步子。


第十五章传送门:点击进入

——————————————————————

前一章也加了一句关于老贾名字的梗~

引入幻视啦,虽然外观想的是鲍德温四世,然而性格还是幻视的性格吧大概。。虽然兄弟cp感看上去很强的样子,但幻视和小五其实是大助攻来着。。

以及后半段初遇,两个早熟的小王子啊hhh

评论(2)
热度(3)

© 南野9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