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野95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在拉郎的路上一去不返。
超超超博爱党——
几乎什么都吃,不挑食。
有任何脑洞或者拉郎都请告诉我,只要有意思我就会把它变成粮。

【童话镇au】(拉郎乱炖)寻寻觅觅-12

避雷注意——

CP:

安德×布鲁斯×埃罗尔

背景:童话镇

章节目录:点击进入


chapter.12


“布鲁斯少爷,虽然夫人今晚有一定可能不会在家过夜,我认为您还是应该尽快回家。”阿尔弗雷德站在距离躲藏着两位少年的灌木丛后几步远的地方,开口劝说道。


埃罗尔也是这么想的,他可以不在乎布鲁斯支开了安德,但是他不能不在意越来越深重的露水与寒雾,他都快冻僵了。他一点都不觉得偷窥两位史塔克先生有什么有趣的地方。


“是的,我们回去吧。”布鲁斯看着他们走进酒吧后起身,顺手拉了埃罗尔一把,“看到了吗?他们必须是命中注定的一对。”


“满口胡话。”埃罗尔吸吸鼻子,“我不会原谅你的,大半夜把我拉到草丛里冻得半死只为了告诉我一个已婚男人与他的救命恩人的——你甚至不能说他们是外遇,他们仅仅是一起去喝酒。这什么都证明不了,布鲁斯。”


布鲁斯捏了捏他的手,发现确实一片冰凉,于是他脱下自己外套裹住对方,同时道:“我的错,我真的很抱歉,我们回去吧。”


埃罗尔扁扁嘴,没有再说话,他不想理对方。哪怕道歉了也没用。


三人安静地走在空旷冷清的街道上,身体运动起来产生的热量让埃罗尔感觉好了许多。


“不过也不是不可原谅。”埃罗尔突兀地说。


布鲁斯却显然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嘴角无法克制地上扬:“我保证不会再这么干了。”


然而经过一条小巷的时候,他们清晰地听到其中传来的争吵声。


“……是你勾引他的,对吗,你这个放荡的女表子!”


“不,我没有!你要做什么……”


响亮的耳光声打断了女人惊恐的呢喃。


“我就知道,你见到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春心荡漾。你总有理由,这次是病人,下次,不,不会有下次了。”男人这回攥住了女人的脖颈。


“住手!”布鲁斯毫不犹豫地冲到他面前推开他,接着拉起那个被打得半边脸红肿的女人。“打女人是件很光彩的事吗?先生。”


“不。”男人冷笑着,“但是我的事轮不到一个小毛孩来管。”他扬起手臂打算给布鲁斯来上一拳。不过阿尔弗雷德抓住了他的手臂令他动弹不得。“那么一个男人总是足够有能力管了吧?”阿尔弗雷德道。


男人阴狠的目光在阿尔弗雷德与布鲁斯之间来回流转,最后愤愤地卸了气力,把手臂从阿尔弗雷德的禁锢中挣脱出来,临走不忘对那女人威胁道:“你逃不掉的,下次你没这么好运气。”他低声咒骂着贴着墙壁离开。


“女士,你还好吗?”布鲁斯柔和地问。阿尔弗雷德取出手绢递给她。


女人擦着眼泪,下意识地整理在拉扯中变得凌乱的头发,扶正被打歪的眼镜,随后才朝他们勉强露出微笑——看起来悲惨极了的微笑:“谢谢,汤姆他只是,他对我,他对这些事有点过于敏感,我没事,真的。谢谢。”


布鲁斯叹了口气,蹙着眉说道:“你家离得远吗?女士,我们可以顺路送你回家。”


“啊,真的吗?”女人感激地看着他,“谢谢。我是说,等他明天冷静下来就会好的,但还是麻烦你们了。我是克里斯汀.柯林格。”


接下来的一路上,柯林格混乱地诉说着关于她的一切,“我是住院部的护士,精神科。汤姆不满我的工作很久了,他总说那些疯疯癫癫的病人总有一天会强暴我,我知道他只是太关心我了。可是,那些病人没什么错,他们,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只不过他们的疾病……我也希望汤姆能够消除他的偏见,但是……这都是我的错。我不知道,我或许……”柯林格再次抽泣起来,“汤姆太喜欢我了。我伤了他的心。”


布鲁斯听着这一切,脸色越来越黑。


“他打了你,你还在为他说话?你疯了吗?”埃罗尔也忍不住说。


柯林格惊讶地看着他们:“不,那是我的错。爱德华的确很依赖我,也许他的行为越界了,我可能不该这么容忍他。”她又说了许多为她的男友开脱的话。


他们决定放弃劝说。这个女人明摆着是个受虐狂或者斯德哥尔摩患者。


所幸这段旅程很快结束,他们把柯林格送回家,摆脱了那些絮叨。


“如果,”埃罗尔在他们重新回到通往镇长家的路上说,“你说的是真的,童话镇上所有的人都来自于那本童话书,那么刚才那个女人是什么角色?”


布鲁斯无可奈何地叹气:“不是所有人都会被记录下来,有些人只会被一笔带过,就像凡尔登绞肉机里死去的七十多万人你不可能知道他们每个人的名字。有些人能够作为主角被铭记,有些人的生活则默默无闻,就像刚才那个女人,如果我们是书中的主角,假使我们没有恰好撞见她,她根本就不会出现。我们也无法知道她的生活有多么糟糕。”


埃罗尔没有接话,似乎在思考什么。


“但是,她的名字真的在书中出现过,她是一位家庭女教师。”布鲁斯补充道,“如果诅咒解除,她的生活会重回正轨,她不必再遭受这一切。”


“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哲学问题,关于主观存在还是客观存在,如果我们生活在一部小说中,那我们的思想究竟是属于自己还是属于作者?更有意思的是,在小说描写我们之前,我们是否存在,比如我们能够意识到自己有亲身参与过的过去但看小说的人只有在我们出场了之后才会知道我们的存在。而我们的存在是基于读者的印象还是我们自己的认知?不管怎么说,这都很唯心主义。”


布鲁斯听完他的长篇大论,随后挑眉:“你刚才就在想这个?”他曾经热衷于这样的讨论,但现在他觉得对方关注点似乎有点跑偏。


“是的,不过我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埃罗尔说。


为了把话题引回正轨,布鲁斯只能说:“幸好我们不是生活在小说里。”


埃罗尔笑笑:“我也这么觉得。”


*

“柯林格小姐,今天父王又称赞了我的学业。”爱德华摆弄着一瓶绿色的液体,状似无意地说。


坐在窗边的女教师回过神,想起她的小主人的问话,便道:“这是好事。这说明他认可与喜爱你,殿下。”


“不,我指的是,他又一次忽略了……”


这回柯林格根本没注意他在说什么,她注视着塔楼下方庭院中正在练习的骑士团。


爱德华发现她在走神,于是放下手中的药剂,靠近对方,同时往她看的方向瞥了一眼,“别想了,柯林格小姐,那是哥哥的骑士,不可能是你的。”


“不,我没有……”柯林格慌忙否认。


“是的,我知道。”爱德华笑笑,“你喜欢的是那个侍从是吗?”


柯林格脸上浮现出羞赧的神色,又瞬间转变为恼怒,她一下站起来,退离对方,“这和你没关系,殿下。我是说,这种事不值得你费心。”


爱德华审视着她眼睛下方浓重的阴影,“但是,显然,这段恋情使你受到困扰,需要我为你配置一些帮助睡眠的药水吗?”


柯林格摇摇头:“不需要,殿下,我……”


“克里斯汀,我只是需要完成一些草药学的练习,”爱德华打断对方的推辞,回到放置着瓶瓶罐罐的架子旁,取下几瓶植物萃取液,“待在那儿别走,我一会儿就能完成它。”


柯林格只能乖乖照做。


“一个谜语,什么会令你入睡时面带微笑?”爱德华边调配药剂边问。


“抱歉,殿下,恕我毫无心情来同你开玩笑。”她生硬地回答。


爱德华将按照比例混合好的药剂倒进棕色的小玻璃瓶中封好,递到柯林格面前:“是灯心草。”


“谢谢,殿下。”柯林格拿上药水,步履匆匆地离开爱德华的研究室。


爱德华站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喃喃道:“克里斯汀,是‘爱’。”


*

“喔,还真有。”埃罗尔轻声惊叫。


“还有爱德华。柯林格小姐提到过她有个病人叫做爱德华。”布鲁斯补充道。


埃罗尔皱着眉摇头:“这只是个巧合,世界上有太多‘爱德华’,这不可能。就像那两位史塔克先生,你不能就这么认为他们拥有亲属关系,他们只是同一个姓氏。”


“没有脱离必然性的纯粹偶然性,如果巧合发生的足够多,你得思考它背后隐藏的事实。”布鲁斯严肃道。他希望对方至少有那么一点点动摇。


埃罗尔吸了口气,把《很久以前》合上,往桌上重重一放,“我会的。”不,他不能相信,这简直反科学好吗?


“不过我现在能够确定一件事,你不会是这本书的作者,因为在此之前你应该不认识克里斯汀.柯林格小姐,”这推测是合理的,“那么我需要考虑的就是,为什么这本书会把小镇镇民的名字编进童话故事,并且,它是怎么到你手上的?”


“后一个问题我现在就能回答你。”布鲁斯道,“嗯,上学期,我选修了机械工程课,校方决定将一间旧活动室拨给这门课程,因此作为授课老师的托尼.史塔克选择了一些学生在假期结束时打扫那间教室,其中也包括我。我们橱柜里发现了这本书。准确来说,是史塔克先生。”


“很好,你查过那间活动室之前有谁使用过吗?”


“没有,但是在假期开始之前就有人打扫过,所以,如果有谁动了手脚……”布鲁斯知道这下方法对了,他得让埃罗尔自己找到真相。


“你可以问问上次打扫的那些人。”埃罗尔耸耸肩,“如果能查到学校监控就好了。”


很好,当他发现监控里没人做手脚的话就会相信这是魔法了,布鲁斯想。“我们可以找安德帮忙,他是个黑客。”


埃罗尔难以置信道:“他什么时候说过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关系好像比我还亲密。我敢肯定你们有事瞒着我。”


“因为我妈妈。”布鲁斯叹息道,“我不能让她知道我在找我的亲生父母,你能明白吗?这是匿名领养,双方的身份都是保密的,我不敢肯定她会让我去见他们。”


“理解。”埃罗尔同情的表情只维持了不到一秒,便立刻化为疑惑,“可安德不是已经找到他们了吗?为什么不直接去见他们?阿尔弗雷德肯定会为你保密的。”


“我还有些问题需要处理,比如先得谈谈妈妈的口风,还有路费之类的。”布鲁斯道,“还记得吗?龙血石计划?把这当成其中的一部分吧。”


“行。”埃罗尔揉揉眼睛站起身来,“我有点困了。”


布鲁斯柔和地笑道:“晚安,罗利。”


“晚安,布鲁斯。”埃罗尔说着走出布鲁斯的房间。


房间门被关上后过了几分钟,确认埃罗尔已经走远,布鲁斯才拿起搁在一旁的手机,“你听到了吗?”


“当然。”安德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但我们不能让这项行动变得过于简单。我将不能调出监控,你们要想办法闯进学校,我会拉响警报,让警察和你妈妈知道这事。”


“为什么?她会把我禁足的。之后我就不能再独自行动了。”


“童话书里告诉你巫后把猎人的心脏挖出来了,现实里也是一样,布鲁斯,巫后控制着警长史蒂夫。如果能让艾拉看到你妈妈抓着一个跳动的心脏发号施令的样子,他会相信所有事情并解除诅咒的。”


“不错的主意。但我仍不赞成让妈妈亲手把我逮回家,糟糕透了。”


“那么这样,我在警报响起后向你们汇报警方赶来的情况,只要你们能够在限定的时间中逃离即可。”


“听上去像是特工电影情节,007、‘我是詹姆斯邦德’之类。”


“是啊,我通常都是主攻手的……”布鲁斯听到对方小声嘟哝了一句。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想起大学时的事了。”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布鲁斯试图继续下去的追问,随后是娜塔莎的声音:“布鲁斯,我可以进来吗?”


布鲁斯挂断电话,把手机往床上一丢,使自己装出属于乖宝宝的笑容,应答道:“当然,请进,妈妈。”


娜塔莎仍穿着聚会上的衣服,应该是刚到家没多久,她见到布鲁斯换好睡衣坐在床边的时候几乎松了口气:“我希望你从弗莱迪那儿出来直接回家而没有在路上耽误太多时间。”


“当然,妈妈。”布鲁斯笑道,“不过我今天有些疲惫,想早点睡觉了。”


“好好休息,布鲁斯。”娜塔莎上前在他额头上留下一个晚安吻。


布鲁斯笑得很甜:“你也是,妈妈,晚安。”


娜塔莎转身向门外走去,顺手关掉了房间的主灯,随后轻轻关上门。


第十三章传送门:点击进入

——————————————————————

等这篇写完我一定会写点短篇磨文笔的。。

我这破烂文笔啊。。

好悲伤。。


安德成为特工的话也是豆子默默做他的后援啊。。

看过影子系列以后就超喜欢豆子了。。

评论(2)
热度(8)

© 南野9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