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野95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在拉郎的路上一去不返。
超超超博爱党——
几乎什么都吃,不挑食。
有任何脑洞或者拉郎都请告诉我,只要有意思我就会把它变成粮。

【童话镇au】(拉郎乱炖)寻寻觅觅-09

避雷注意——

CP:

安德×布鲁斯×埃罗尔、夏洛克×谜语人

背景:童话镇

章节目录:点击进入


chapter.09


安德给了埃罗尔一个安心的笑容:“把他交给我。”他起身追上去。


埃罗尔发现他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安德和布鲁斯都有事瞒着他,而且看上去安德比他还要了解布鲁斯。不过他能够肯定,安德不再是他所认识的安德,他的眼神、笑容、动作,精密得无懈可击,这样的安德令人恐惧,但他无法怀疑安德对他的感情,他们从小时候起就是最好的朋友,尽管已经过去了十年。而布鲁斯,他刚才也相当奇怪,他委托了别人寻找他的亲生父母,现在他找到了,他的母亲病危,他没有任何理由不去见她。


他想到布鲁斯刚才看他的眼神,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因为我。”是的,他坚信。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为了刚认识几个月的人放弃可能已经花费了十几年的追寻。


为了搞清楚一切,埃罗尔决定去听墙根。不是什么值得提倡的行为,不过,情势相逼嘛。


他蹑手蹑脚地走上楼梯,从扶手间的空隙探头向上望,很好,没人。他尽量不发出声音地向上走。


“埃罗尔,你在干什么?”


阿尔弗雷德声音吓得他差点从楼梯上滚下来。


“没什么,”埃罗尔迅速站直了面对老管家,“我只是要上楼,嗯,继续写我的课题,关于安乐哲的中西比较哲学研究。是的,我才写了一半。”


阿尔弗雷德狐疑地看着他,点点头:“噢,我知道了。”他转身走进客厅。


埃罗尔轻呼一口气,飞快地跑上楼。


“埃罗尔,你看见……”老管家从客厅出来,在看到空无一人的楼梯后住了嘴。他可能不太能跟上年轻人的思维了。


*

布鲁斯当然不会没注意到安德跟上来,他也恰好需要和对方单独谈谈,所以他站在楼梯顶端对着下方的安德说:“我们到书房去。”


“乐意至极。”安德得体地笑着。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进书房,布鲁斯把档案袋往书桌上一扔,假装完全不在乎它。


“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对吧?”布鲁斯没有面对门口,但他知道对方在听,“可我不懂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把我支开,你能得到什么?”


“什么都得不到,除了埃罗尔。”安德走进房间,在一张舒适的皮面沙发上坐下,肘部撑在扶手上,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上,“不过你能见到你的母亲。在她去世之前。”


布鲁斯克制着自己不翻开资料去看他的母亲到底是谁,他不能相信安德,因为对方说的每一句都可能是谎言。“为什么你又想要罗利了呢?我记得你是匹诺曹,你承诺引导与照料他,可你放弃你的责任以至于他现在对诅咒一无所知,他不相信任何事。你把他丢下,我捡起了这个任务,我会帮他完成他的使命,你没有机会了,安德。”


“我不是主动离开他的。”安德的语调没有变化,就好像他现在说的不是他自己,“你不知道我这十年经历了什么,韦恩先生。我被从孤儿院带走,我失去了他的一切联系,你觉得一个十一岁的小男孩能做什么?我被勒令待在家里,我没有机会寻找他。当我快成年了,我被送到国外上大学,我才刚刚回来没多久。我尽全力才找到他,来到这儿。我想我没来晚。”


“是啊,还有一周半时间。真是时间充裕。”布鲁斯嘲讽了一句,“你刚才说你是职业寻人。你撒谎了。”


安德满不在乎地一笑:“有哪个孤儿不会撒谎吗?而且,我没有撒谎,我的黑客技能符合朱利安招收助理的要求,我也需要他帮我找到艾拉。我发现了他和你在论坛帖子中的交流,然后查到了你的信息,我开始在你经常浏览的页面上做上职业寻人的广告,某一天你发现了它并点击进去,你在那个网页上见到的所有人的联系方式最后都会接给朱利安,这样我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到童话镇来不被‘巫后’怀疑。你得知道,我是来履行我的承诺的。”


布鲁斯的眉头随着安德的叙述越皱越紧,他的心情在被愚弄的愤怒和对对方一切努力的感动中摇摆,最终,他选择相信安德。


“她病得有多重?”他轻声问道。


安德没有料到他在这时问了这话,冷静的神色有一瞬间崩裂。


“又是谎言?”布鲁斯见他犹豫,猛地跨步站在他身前俯视他。


“不是,”安德恢复镇定,“你转变话题太快了。是心脏病,随时可能撒手人寰,那份资料里有记录。”安德知道现在需要一些感性的表达来说服对方,可是他不能……不,他现在就得这么说,“你一定要去见见她。她是一个我完全不想伤害的人。她临死前唯一的愿望就是再见你一面。”


“你认识我的亲生母亲?”


“是的,不过我先认识你的父亲。他是,我养父的朋友。”安德收回他流露的感情,“如果我不能满足你母亲的心愿,他会毫不留情地把我千刀万剐的,还有朱利安。”


布鲁斯眼神闪烁着,他在纠结。


“不。”他狠下心肠对自己说,“我会留在这儿等诅咒结束再去见她。只是推迟一周半,仅仅一周半。”


安德放下交叉在身前的手臂,将身体后仰直到靠在沙发靠背上。“这是个愚蠢的赌博。你不会知道你会在什么时候失去她,失去认识她的机会,当你后悔时,她已经不会再开口了。”


“够了!”布鲁斯道,“我现在还不认识她。”他转身,走向窗边望着外面的景色。


“去看看那份资料。你了解他们的时候,你就会爱上他们。”安德最后劝阻道。


布鲁斯摇摇头:“你是对的,所以在我启程去见我的亲生父母之前,我不会打开那个袋子。”


安德从沙发中站起,叹了口气:“我会每天询问她的病情,有任何突发情况我都会转告你。你最好祈祷她能等到你。”


“谢谢,安德。”布鲁斯转过身面向他,“但我仍不会把罗利留给你,因为你也没把握令他相信。”


这话精准地刺中安德的痛点。


“我是匹诺曹。”他不那么确定地说。


“你有能力证明吗?罗利会说这是感染性精神障碍,我在他眼中已经与疯子无异。”布鲁斯痛快地打击着对方。


安德承认自己输了,他得试着和小少爷和平相处,随即笑道:“很好,我们需要些计划。”


“比如?”


“我可以调出童话镇所有居民的名单,然后把他们和童话中的角色相对应。”


“不错的开始。”布鲁斯点头。


“但最好的方法是,让埃罗尔亲眼看到魔法。”


……


书房的隔音效果太好了。


埃罗尔只听到一声响亮的、充满怒气的“够了!”,其他的,什么都听不清。


运气不佳。他感叹一句,不过,他总有办法查出来的。


*

娜塔莎停在挂着烟斗标志的店铺门前,表情阴晴不定,不知在思考什么。


“为什么不进来呢?”低沉嗓音从她背后响起,“镇长女士。”


声音的主人伸出手为她打开店门:“请进。”


娜塔莎连假笑都不愿维持,带着愤怒的神情走进店内,而店门刚在另一人走进后被关闭时,她就转过身,用几乎是斥责的语气说道:“你说过小镇的屏障能够阻止任何人发现它。”或许她就是在斥责。


“是的。”夏洛克平静地回答。他走到柜台后,翻开账本开始清点。


“那请你告诉我,黑暗者,为什么还会有身份不明的人能够进来?是的,就在昨天。”


“有趣。”夏洛克笑了笑,丝毫未掩饰眼中的嘲讽,“镇长女士,如果你还没把你的魔法常识忘光的话,你可能还记得我说过,屏障与诅咒本身是相关联的。”此话收获了对方的一枚白眼,夏洛克没在意,继续道,“所以很明显,对方不是‘身份不明’。需要我提醒你吗?三种可能,救世主,你儿子,或者是一个魔法强大到可以打破屏障的人。”


“不可能是救世主,埃罗尔才是,我们都能确认这点。”


“嗯哼。”夏洛克心不在焉地应和着,他随手在账本上作一些标记。


娜塔莎猜测着对方的身份,神色僵硬道:“他和白女巫是同一个姓氏。而且他看到了我用史蒂夫的心脏控制他。他对此丝毫不感到惊讶,他了解魔法。”


“运气真糟糕。”夏洛克道,“这种时候你或许需要你儿子的童话书。”


“这是从我进门以来你提的唯一一个有建设性的建议,夏洛克。”娜塔莎道。“谢谢,再见。”她快速而不真诚地说完这两句便走出店堂。


夏洛克垂下眼睛,看着自己在物品编号“TL001”边上留下的小圆圈,不自觉地勾起嘴角。


*

“黑暗者,你能教我魔法吗?”少年拽住他斗篷一角,仰着脸问。


夏洛克并不热衷于魔法,尽管他愿意为了更好地利用它而去学习与了解它,但是他不喜欢这种条理不清的东西。然而在普通人眼中,魔法代表力量,代表声望和地位。简直可笑。他们一定不知道禁绝魔法的卡梅洛特。


“不,当然不。”夏洛克没打算理他,他决定放弃步行,改用魔法把自己传送到目的地。这可能会吓到那对提出委托的老夫妇,不过为了避免麻烦,他还是要这么做。


“我有魔法天赋。我可以成为你的学徒,我可以给你做任何事,只要你愿意教我魔法。”少年死死捏着他的斗篷不放手,紧张地盯着他。


夏洛克不耐烦道:“他们叫我‘黑暗者’,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他简短地停顿,“这意味着他是个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会在夜晚放出妖魔鬼怪掠夺生命的可怕巫师而不是个,老师——擅长哄孩子的那种。”


“不,黑暗者指的是传承了一种黑暗的魔法力量的人,他们必须用某种特殊的武器杀死上一代才能获得那种力量。而用这种力量做什么事全凭他们本人的意愿。”少年认真地说,“你不能糊弄我,夏洛克.福尔摩斯,我调查过你,你使用魔法来帮助你破解一些疑难案件,从这点来看,你不是什么邪恶的巫师。所以,你能够收我为学徒吗?其他巫师都会需要助手,你呢?”


“别想,这不可能。我不需要助手。”夏洛克不想自己像争夺玩具的小孩一样把斗篷从对方手里扯回来,他便用了个小魔法令斗篷自己滑出来,“如果你调查过我,你会知道我独居,并且讨厌任何人来打扰。”他挥手升起一团黑烟,立刻传送离开。


然而这并没有令他摆脱那个孩子,对方显然知道他住在哪儿,因此会在任何时候——凌晨、中午、傍晚,任何他想独处的时刻来敲门,然后叫他“黑暗者”。他不得不改换面貌再次搬家。可这也没能甩掉对方。


最后,他忍无可忍,在对方又一次前来骚扰时打开门问道:“告诉我,男孩,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请教我魔法,黑暗者。”少年认真道。


“你想学习魔法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变得不平凡,我想让别人关注我。”少年回答。


“唔。”夏洛克对这个理由产生了一点微小的惊讶,“一般人不会通过这种方式,你可以去学习剑术,宣誓成为骑士,去战场上获取荣耀,之类的,他们,不会,选择——邪恶的魔法。”夏洛克依然希望对方打消这个会让他烦不胜烦的念头。


“我知道,但是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战士了,我会隐没其中。”少年眼中透出一丝怨愤,“我必须学会魔法。”


“噢。”夏洛克现在看出来了,他用肯定地语气说出自己推理,“你是在嫉妒某个人,男孩。他的剑术优于你,我可以假设他的品格也高于你,你的方方面面都被他比下去了,只好寻此出路。”


“你错了。”少年终于露出一丝浅笑,眼中的阴暗并未散去,“是两个人,我同时嫉妒两个人。他们并不比我优秀,只是足够引人注目。我必须有更加出众的能力。”


夏洛克眨眨眼,他发现这个孩子和过去那个的自己有那么一丁点的重合,因此他说服自己有个助手可以帮助他省去一些琐碎杂务,“好吧。”他说,“你得帮我打扫屋子,在我思考的时候不许发出任何声音,在脑子里也不许,如果你足够细致,我会让你完成一些药物的基质。无论如何,我可以在我不满意的时候辞退你。最后,我的新任助手,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脸上的兴奋随着夏洛克的话语越来越明显,在听到末尾的问题时,他明显一愣,迟疑几秒后才回答:“……爱德华,叫我爱德。”


第十章传送门:点击进入

——————————————————————

对安德和布鲁斯的联手细化了一下。

然后加了几位反派的戏份。

评论(2)
热度(5)

© 南野9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