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野95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在拉郎的路上一去不返。
超超超博爱党——
几乎什么都吃,不挑食。
有任何脑洞或者拉郎都请告诉我,只要有意思我就会把它变成粮。

【童话镇au】(拉郎乱炖)寻寻觅觅-08

避雷注意——

CP:

彼得×安德、安德×布鲁斯×埃罗尔

背景:童话镇

章节目录:点击进入


chapter.08


安德花了些时间和处在镇外的豆子讨论接下来的计划,他们对于魔法几乎是一无所知,尽管安德的存在就属于魔法的产物,相对而言,黑进小镇的监控系统比把史蒂夫的心脏塞回胸腔要容易的多。


他通过镇长家对面街道上的监控看到埃罗尔在和布鲁斯.韦恩共进晚餐,他们有说有笑,关系不错——当然不错,从他查看了他们所有的聊天记录之后他就明白这个事实。所以他需要做点准备,他并不希望埃罗尔和韦恩走得太近——毕竟那是巫后的孩子——这只是借口,他仅仅对那个韦恩看不顺眼,这样的情感是不恰当的,会对任务造出影响。


豆子给他发送了一条讯息,他已经和韦恩约定明天派助手转交资料。这是一个简单的迂回战术,助手就是安德,而资料,是布鲁斯.韦恩委托朱利安调查他亲生父母情况所得的结果。安德可以肯定明天他们的表情都会非常精彩。他得感谢豆子。随后他联系了他们的委托人,得知那位夫人的情况没有继续恶化,松了口气。


入睡前的几分钟,他考虑了一下该怎么帮助埃罗尔破除诅咒。他没能制订出一个有条理的计划,因为他不知道如何面对他来到这个世上就承载的责任——也许不只是责任。


噢,他还必须见派普先生一面……


他坠入深眠。


*

这是他第972次失败。


他不是很擅长做木偶,但是他继承了木匠这个职业,因为他是这个家的长子。实际上,华伦蒂对于这些精雕细琢的玩意儿更有兴趣,他最多只能帮忙制作毛坯。


他更喜欢武器,大到攻城器械小到弓箭匕首,他也喜欢打架,从小到大他打架就没有输过,大多数人认为是因为他比同龄人强壮,可他们都错了,他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对方的弱点,而后挨个击破,是的,挨个,他从来没有帮手,和他打架的对手从来不止个位数。


他也长于伪装,他的父母以为他是个省心的孩子,从不管他在外面做了什么。


然而所有他父亲用来考验他技艺的雕刻木偶的成品,都出自华伦蒂之手。华伦蒂的女红也不赖,母亲对她很满意,他却知道华伦蒂出嫁之后就不会被允许碰这些玩意儿。


所以他必须在华伦蒂出嫁之前习得自己完成这些任务的能力。否则他一定会被赶出这个家。他知道。


他拒绝华伦蒂的指导,他要自己完成,完成一件只属于自己的作品。


“彼得。”


他被这声呼唤一惊,刻刀在他的手指上划开一道口子,鲜血滴落在木偶的后颈处。他低声咒骂,但他不想浪费这块木料,准备把这当成最后成功前的一次练习。


之后他的工作顺利许多,从圆润的脸庞到小巧精致的鼻尖,还有那双空洞的大眼睛,他都雕刻得活灵活现。


“第973,结束。”他的失败结束了。他决定称呼他为“Ender”。

他高兴地捧着安德对华伦蒂笑,噢,天哪,他有多久没对华伦蒂笑过了。


华伦蒂却捂着嘴,压抑着抽泣:“不,你为什么还是把他做出来了?”他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他忽然看到满箱子华伦蒂雕刻的木偶,它们和他的木偶几乎一模一样,除了那些鲜血。他瞬间洞悉了一切。


“你早就知道是不是?我所有的失败都是因为你的阻挠。你在恐惧什么!华伦蒂。”


华伦蒂哭着跑开,他的母亲恰好目睹了最后一幕,他所有的伪装都烟消云散,他的父亲亦知晓他一直在撒谎。他被毒打了一顿,哪怕他把安德给他们看他们也不相信这是他做的,他从能继承父亲手艺的希望变成一无所长的窝囊废。


他把安德丢到床底下,发誓永远也不要见他。


可有时候,他会假想,如果安德活过来,会不会责怪他。


*

安德醒了。


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长梦,但是这一觉睡得难得安稳。也许是因为这里是童话镇,是他的家。家,真是美好的字眼,等同于99%的华伦蒂加上0.1%的华伦蒂的哥哥。安德几乎克制不住想见华伦蒂的心情,然后他克制住了,他知道他要把这份思念留到诅咒结束之后,他还有正事要干。


安德看了看时间,他不紧不慢地收拾停当,去楼下吃早餐,而后决定在约定的时间前先去见见派普先生。


派普先生的店铺并不难找,镇上所有的人都知道它在哪儿,如果不是他没有卫星地图,他是不需要问路的,问路带来的唯一的坏处就是那些善良的镇民会劝他不要去招惹派普先生。


不过他现在不得不去招惹,他需要知道这个在童话中两面三刀的家伙是不是也同样失去了记忆,这点非常重要。他可不想同时对付巫后和黑暗者。


看到店招上一个巨大的烟斗时,他知道他到了。从橱窗的陈列来看,这是一家古董店。


安德推门走进,门口的铃铛发出响动。


“有人在吗?”他问。


没人应答。


安德开始观察周围,店里摆满了看不出年代的老古董,他估计都是夏洛克从魔法世界带过来的。每个物品背后都存在他邪恶交易的痕迹。


他逛了好一阵,把整间店的收藏都看完了,才听见代表活人的脚步声。


“噢,你好。”有着黑色卷发的高个男人从里屋走出来,“又是个新面孔。”


安德温和地笑:“是的,我的确是刚来不久,我喜欢这些富有时代感的老物件,您喜爱收藏吗?先生?”他顿了顿,“您的店招上写着派普先生,这是您真名吗?”


“不。”夏洛克打量他,不知道是在回答哪个问题,“但你可以这么叫我,派普,对。我想我喜欢抽烟。”


“怪不得。”安德在店里晃荡,“那您还收藏烟斗吗?”


“是的,不过我没有把它们摆出来,那些是我的珍藏。”他说。


“啊哈。”安德无意义地应和了一声。没什么好问的了。


“我要去镇上其他地方逛逛,再见,先生。”他说着走出店铺。


就从夏洛克.福尔摩斯的表现来看,他没有想起他的真实身份,安德无法判断他是否是伪装的,但是他能够确定他是无害的,如果他的记忆回归了,他会认出安德,他认出安德却还要假装他不记得,则表示他或许不想成为破除诅咒的阻碍,可能还有其他原因。安德想,他依然需要提防派普先生,毕竟这是童话镇最危险的人物,之一。


接下来他去了“幽暗密林”琴行,见到钢琴家先生,并和他聊了会儿天。他为这位曾经的国王感到哀伤,因为对方现在忧郁又虚弱,除了外貌之外没有一点像国王的样子。他迫切地想要见到埃罗尔,说服他相信童话,然后破除诅咒和他的亲生父母见面。


不行,你不能这么急躁。他告诫自己。


和埃罗尔有关,他必须更加柔和地开展他的计划。


他最后查看了政府办公厅和警察局的监控,看到有可能阻碍他的人都一时半会儿都不会出现,满意地笑笑,向镇长家走去。他不在乎他们发现他知晓他们的地址。因为在看到他的时候,他们就会忘记推敲这些细节。


安德设想了一下布鲁斯.韦恩看到他的反应,据资料显示,他是个聪明有礼、有良好自制力的孩子,如果他没有过分关心埃罗尔,他应该不会打他。但是他会的,安德几乎忍不住笑出声。


他敲响了镇长家的门。出于习惯,他有点想拿枪,而后他告诉自己放松点。


阿尔弗雷德打开门,安德谨慎地观察他,老管家比他想象的更加具有威胁,如果作为敌人的话。


他露出友好的微笑:“我是朱利安的助手,你知道,我们约好了时间。”


管家审视着他,随后道:“是的,请进。”他不由在心中惊叹,他们难道就这么随便请不知道底细的人进入吗?很显然,又是一次职业病的发作,他已经不常接触到普通人家了。


他跟着管家来到客厅,被邀请坐下,管家问他需要茶还是咖啡,他选择了茶。


家装使用了大面积的白色,也许巫后不如看上去的那么邪恶——他指童话中的。因为现在的巫后,美丽得不可思议。


他没有等多久,黑发的小少爷就从楼上走了下来,埃罗尔没有跟在他身边。安德有些失望,同时也有点庆幸,埃罗尔没有粘他很紧,不是吗。


“你好,我是布鲁斯.韦恩。”少爷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来,“你是朱利安的助手?怎么称呼?”


“可以叫我安德鲁。”安德笑笑,“我们这行不喜欢提姓氏。”他从背包里取出一只有些厚度的牛皮纸袋放到茶几上。


布鲁斯有一瞬间的迟疑,他知道对方想到了自己。


“谢谢你,安德鲁。”布鲁斯沉稳地没有直接去拿那只牛皮纸袋,“我等会儿就把尾款打到朱利安账户上。”


很好。安德快要抑制不住笑意了,他听到楼梯处传来轻快的脚步声。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提我的姓氏吗?”他突然说。


“什么?”


“因为我姓维京,我的全名是安德鲁.‘安德’.维京。”他将布鲁斯震惊的表情尽收眼底。


下一秒,黑发少年扑到他身前,攥住他的领子,把他牢牢压在沙发上。噢,他都快骑我身上了,安德想。


“罗利对这里的事一无所知!这么多年你去哪儿了?匹诺曹?”少年充满怒火的深色眼眸紧盯着他的。


“你忘记这是你的职责了吗?”


不,我从来没忘记。


突然,一道惊愕的声音响起:“布鲁斯,你在干什么。”


安德用余光看见那个声音的主人绕到了沙发正面,他们互相看见了对方。埃罗尔长大了,但他还是能一眼看出来,那头柔软的金棕色头发和干净的大眼睛都没变样。


“安德……”埃罗尔不自觉地低喃,接着他意识到眼前的场景是怎么回事。


“放开他,布鲁斯。你怎么敢这么对待他。”埃罗尔不悦地提高音量,他上前拉开布鲁斯。


安德便在收到黑发少年的瞪视之后被解除了身上的重压。


他站起来,张开双臂,面对埃罗尔露出此刻他最想表现的微笑:“我回来了,我来找你了,艾拉。”


这个称呼会唤起很多回忆,比如那个小孤儿院空地上老旧生锈的滑滑板在夕阳中摇摆的影子,比如夜晚躲在被窝里偷偷分享互相省给对方的可怜又难吃的粗糙小蛋糕。比如,救世主,艾拉斯特。


埃罗尔没有任何犹豫就扑上来给了他一个用力的拥抱,他顺其自然地把他的脑袋按在怀里。


他的嘴唇贴上他的额头,重复道:“我回来了,艾拉。”


“这是个巧合吗?”埃罗尔抬起头,仰望他。“或者,‘惊喜’?你不会这么告诉我吧?”


“不,我是说,是的,天降命运,可以这么说。同时,惊喜。”安德有些语无伦次,在对上埃罗尔双眼时露出一个微笑,“以及,我很想你。”


“呃……”埃罗尔还是不擅长处理这种真情流露的情况,他转开视线,“我也想你。”随后他放开安德,并加上了一大堆掩饰:“我五岁之后就没再见过你,然后你突然出现在我,呃,布鲁斯家里。不管怎么样说,这都太,不可思议了。”


“对不起。”安德真诚地说,“我会向你解释的。”


“是的,你必须得解释下。”埃罗尔回头看向立在一旁几乎快喷火的小少爷,见他脸色不佳也只能干笑着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他试图调节气氛,“为什么你在这?还有为什么刚才你们快打起来了?你们两又是怎么认识的?”


安德被这一连串问题逗笑了:“慢慢来,我会全部告诉你的,艾拉。”他将档案袋推到布鲁斯面前,直视对方道:“我现在的工作,怎么说,职业寻人吧?类似于私家侦探。不过我还没转正,是助理。在一个月前,布鲁斯.韦恩委托我的上司朱利安寻找他的亲生父母,朱利安和我起先没能找到任何线索,不过……”他顿了顿,“一周前,另一份委托被递交到朱利安手上,你猜怎么着?”


“他的父母也在寻找他?”埃罗尔转向布鲁斯,“今天的巧合有点多啊?”


“是的,你是对的。”安德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因为他父母的委托,我们才能够接触到他们的资料。他们是大人物,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寻找布鲁斯的原因。”


布鲁斯不再能够维持其淡然的神色,他有些急迫地将身体前倾,安德知道自己占了上风:“你的亲生母亲重症难愈,濒临死亡。她想见你最后一面,布鲁斯。”这话显然动摇了对方。


“可我,”他快速地看了埃罗尔一眼,“我不能在这种时候离开。”


埃罗尔奇怪地看着他:“布鲁斯,那是你亲生母亲,你难道不想知道她是谁吗?我可以下次再来童话镇,没什么的。”


“抱歉,让我想想。”布鲁斯拿起那份资料起身,步伐踟躇地走出客厅上楼。


*

华伦蒂手心的白光包裹住彼得的木偶,彼得紧张而期待地盯着他们。


光芒逐渐淡去,那些彼得亲手雕刻的口鼻眉眼,都变得如同真实的人类一样细腻柔润,那双眼睛,清澈得像是倒映出天空的泉水,它,不,他茫然地眨了眨眼,首次发出声音:“彼得。”他的声音该死的好听极了,彼得想。


“你制造了他的身体,而我赋予他灵魂,我们每人有一次命令他的机会,彼得。”华伦蒂郑重其事道,“珍惜这次机会。”


“是的,我会的。”彼得迫不及待地使用了它,“我命令,安德,你永远要听我的话,遵照我的指令。”这可是他的作品,仅仅属于他的木偶。


安德看着他开心地笑,嘴唇抿成一条上翘的细细的弧线:“我知道,彼得。”


第九章传送门:点击进入

——————————————————————

安德主视角。。

感觉把安德写得好心机啊。。。

埃罗尔也写得有点小白??噢,我的错。之后慢慢掰回来。

不知道彼得那段我表达清楚了没有,没看懂的话反正之后也会解释的hhh

设定大概安德比Errol和小老爷大六七岁这样,匹诺曹状态的外貌可以参考雨果和梅林里的莫德雷德,反正超可爱。


已修改。

评论(2)
热度(5)

© 南野9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