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野95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在拉郎的路上一去不返。
超超超博爱党——
几乎什么都吃,不挑食。
有任何脑洞或者拉郎都请告诉我,只要有意思我就会把它变成粮。

【童话镇au】(拉郎乱炖)寻寻觅觅-06

避雷注意——

CP:

贾尼、布鲁斯×埃罗尔、(微微微微盾寡)

背景:童话镇

章节目录:点击进入


chapter.06


夜幕已悄然降临,而托尼和贾维斯在这片林中空地转了好几圈也未见一个人影,贾维斯差点以为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在编造鬼话欺骗他,不过对方同样难以置信的神色打消了他的顾虑。


“昨天这里还有一栋小屋,我敢肯定。”托尼向他解释着。


贾维斯无可奈何道:“我相信你,但是这对我们的搜寻毫无帮助,那个商人叫什么名字?”


“爱德华,他没有告诉我他的姓氏。”


话音未落,一团诡异的鲜绿色浓雾凭空出现在两人面前,浓雾散去,一名高挑的黑发巫师出现在那处,他衣着考究好似王族,深绿的袍服上用金线绣着花纹,黑色的丝绒披风从肩部垂下。


“你们在找我吗?”苍白的脸上弯起一个过分夸张且不真诚的笑容。


贾维斯立刻准备拔剑,托尼伸手按住他的拔剑的手,他向贾维斯打眼色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他对任何会魔法的人都没有什么好印象,他们都危险又坏脾气。贾维斯安静地顺势把剑收回,但仍警觉地注视着陌生人。


托尼讶异地说:“我没有想到你是个巫师。”


“噢,我很抱歉。也许吓着你了?”巫师笑道,“可是为什么要再次找到我呢,白雪?我以为我给你的金币足够你离开这个国家远走高飞。”他假装忽略了一旁的金发王子。


“是,我的确是这么打算的,不过很不幸碰上了物主。”托尼永远会故作轻松来掩饰一切情绪,“他希望能够赎回那把缩小的黄金匕首。”


“啊,”巫师沉吟片刻,眼神无辜地盯着托尼,“我真是非常喜欢那把小匕首,实在太可爱了。你一定想要回它吗?你确定想要夺人所好吗?”


托尼有些不好的预感,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与巫师交涉:“别无选择,我不得不这么做,你开价吧,我可以把你付给我的金币悉数奉还。”


“很抱歉,它远远不止那个价。”巫师作出惋惜的模样,“你必须用等价的东西来交换。”


这下托尼意识到他彻彻底底地陷入麻烦之中,他想要转身把贾维斯拉到一旁商量,然而巫师接下来的话打消了他的想法:“不,我不准备换了,它是无价之宝,我很忙,我要走了。”巫师挥挥手,雾气自他脚底升起。


“不——”托尼大步上前靠近巫师,“别走,我同意,告诉我你的要求。”


绿色浓雾包裹住两人,随后一阵晚风吹散了它。


贾维斯震惊地看着这一切,在他没来得及阻止之前两人就已经消失不见。


“不……”


*

“噢!贾维斯——”


跟着镇长一起来的金发女人满脸泪水冲进病房,向病床上刚刚抢救回来苏醒的贾维斯走去。


贾维斯一脸茫然地看着她:“抱歉,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没关系的,贾维斯,我知道,医生说你的记忆还需要时间才能恢复,没关系,你会想起来的。”女人边说边亲吻他的脸颊。贾维斯想要避开但他虚弱的身体令他的想法没能付诸实践。


布鲁斯阴沉地盯着那个女人,没有看向娜塔莎但确实是在问她:“她是谁?”


“弗莱迪,贾维斯.史塔克的妻子。能够找到她真的非常幸运。”娜塔莎简短地回答,强行把他的身体扳向自己以直视他,“我不希望你再掺和这些事,布鲁斯。”


她又对阿尔弗雷德道:“我希望你能在午餐后立刻带布鲁斯去维京小姐那,并保证他一个下午都不惹事生非,否则我会解雇你,阿尔弗雷德。”最后,她转向埃罗尔:“请多看着点布鲁斯,不要再让他做什么蠢事,谢谢。”


“贾维斯.史塔克??”托尼睁大了眼,“听上去简直像我兄弟。”


“是啊,真是难得的相同姓氏。”娜塔莎淡淡地讽刺道。


埃罗尔觉得整件事有点问题,于是凑近布鲁斯低声询问:“为什么他的妻子之前没有来找他,偏偏他醒来之后立刻出现了?”


“这还得感谢史塔克先生。”娜塔莎克制而礼貌地微笑,“当我知道有个叫托尼.史塔克的志愿者使无名氏产生了反应,我就突发奇想决定查查这个姓氏,然后你们都知道了,我找出了他的身份,并告知了他的妻子。”


托尼耸耸肩道:“夫妻团聚,皆大欢喜的结局。听上去很不错。”娜塔莎脸上闪过一丝快意,顷刻便消失,她笑道:“是的,感谢你的帮助,使一个家庭重新完整。”


“没什么,这些都和我没关系,我应该走了。”他没有再多说,一个人默默离开。


病床上的贾维斯抬起眼,视线越过他面前的女人,看向那个离开的背影,他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也许在梦中出现过,他想。


*

贾维斯以为自己这就失去了托尼的踪迹,但是两天后他就出现了,而且非常高调。


在巫后又一次得到密报驾临某个小村庄搜捕托尼时,他大摇大摆地从小道上走出来,挡在那些被威胁的村民身前,朝那个美艳的红发巫后微笑:“瞧,我就在这儿呢,王后。”


巫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弄得有些茫然,但她随后就欣然接受:“骑士们,带走他。”她对那群被托尼拯救而深受感动的村民傲然道:“我自己找到了他,很高兴你们不用受到任何包庇罪人的惩罚,同时,也没有任何奖赏,愚民们。”


那些钢铁铸就的黑骑士们上前正欲制住托尼,他挥挥手:“嘿,我可以自己走,伙计们。”躲藏在人群中的贾维斯拉低兜帽,沉默地注视他走上巫后的马车,他可以肯定托尼产生了一些变化,一些不那么乐观的变化。


巫后的车马浩浩荡荡地离去。


“你好呀。”


突然有一个声音在他近旁响起。


贾维斯侧头看了看,瞬间心中愤怒多过紧张,是之前那个绿了吧唧的巫师。他悄悄抽出随身短剑。


“这次你不放你的绿雾了?”他难得嘲讽了一句。


被黑色斗篷笼罩的巫师笑了笑:“这种时候我觉得低调点比较好,没人想惹上那个王后。”


“你把他怎么了?”贾维斯冷着脸问。


巫师从兜帽下抬起眼看他:“没什么,我仅仅告诉他一些事实而已。”


“什么事实?”短剑在斗篷的遮掩下抵住了巫师的腹部。


“哈,别紧张。”巫师丝毫不在乎自己随时可能被切开肚子的现状,“只是关于他父亲的死。同时请他帮我去取一件属于王后的东西,然后你就可以拿到你的那把家传的小匕首了,我得再强调一下,我真的很喜欢它,如果不是有更有价值的东西在等着我,我一定不会舍弃它的。”


“什么东西?”


“一片龙鳞。”巫师的脸上带着得逞的笑容,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贾维斯的短剑刺在空处。


贾维斯愣了愣,很快理清了一切,托尼现在被完全挑起了仇恨,还有龙鳞——但愿不是他想的那样。他虽然不是很了解龙鳞对巫师的意义,但是龙鳞的力量很可怕也相当邪恶,他听闻白女巫曾遇到过一个被龙鳞侵蚀的人,那人完全失去心智,并且无人能制住他,白女巫联系了一个女巫部落才把他逐出国境,她们的力量也仅限于此了。


所以,于公于私,他都应该去阻止托尼.史塔克。哪怕那把黄金匕首也是件不该落到邪恶分子手中的东西。


*

在经历一顿不那么令人愉快的午餐之后(想来和不熟悉又脾气不佳的人一起吃午餐怎么都不会愉快吧),埃罗尔陪着布鲁斯去完成他的心理治疗。他也想看看这个被布鲁斯臆想为“白女巫”的心理医生到底怎样,她和安德拥有同一个姓氏,这点让埃罗尔有一些在意。


门被打开的瞬间他意识到布鲁斯的设定不是没有理由的,维京小姐,白女巫华伦蒂,无所谓是什么了,总之,她看起来温柔极了,整个人好像被包裹在一层圣洁的白光里——也有咨询室灯光的功效在其中,她的圆眼睛、带点肉的柔和鼻尖、圆润的嘴角和脸颊的弧线,都透露出一种难以言明的包容和亲和力。这样的人成为心理医生简直是再好不过,夸张地说,哪怕是反社会人格都会在她面前放下心防。


“嘿,今天来得很早啊,布鲁斯。”华伦蒂笑着说。


布鲁斯也比平常放松许多,他踏入咨询室,真心实意地对心理医生露出一个浅笑:“是啊,因为我妈妈,你知道的,她永远希望我处于掌控范围内。”他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坐下。


“这点我无能为力。”华伦蒂道,她看向门外的另一位少年,“你是布鲁斯的朋友吗?为什么不一起进来呢?”埃罗尔运动脸部肌肉给了她一个他觉得应该是比较和善的微笑,在咨询室沙发的另一端坐下。最后,华伦蒂向阿尔弗雷德保证自己会照顾好两位年轻人后,关上了门,回到自己惯常的座位上。


“好吧,布鲁斯,我想你的问题可能和你的新朋友有关?”华伦蒂敏锐地指出。


布鲁斯向埃罗尔瞥了一眼:“这不准确。主要还是我自己的问题——如果你们非要称之为‘问题’。”


埃罗尔不明所以地眨眼,默不作声地观察着心理医生和她的病人。


“很好,继续。我记得我们的约定,你完全可以毫无保留地向我解释。”华伦蒂说道,现在她看上去变得更加具有主动性。


“尽管我知道你们都不会相信……”布鲁斯垂下眼皮轻声嘟哝了一句,随即看向华伦蒂,“维京小姐,你是白女巫华伦蒂,这我之前向你讲过对吧?”华伦蒂点点头。他继续道:“我的朋友,埃罗尔.迈耶,他的身份是救世主——”他用一种轻灵的语调说出一个名字:“艾拉斯特。”


埃罗尔觉得这不是他所知晓的任何语言之一。


“艾拉斯特,星尘。”布鲁斯又对着埃罗尔重复了一遍,“这是你母亲取的名字,她对星星比较执着,比如她给你父亲的赠名是艾兰卡林。”


“嗯,是什么意思?”埃罗尔绝不相信自己的亲生父母会是童话世界里使用着奇怪语言的什么角色,但他还是问了。


布鲁斯深深地看着他:“世界上最闪耀的星辰。”


“听上去很浪漫。”华伦蒂插话。


布鲁斯摇摇头:“那是个悲伤的故事。但他们的确很爱彼此。”


“这么说,我的父亲是世界上最闪耀的星辰,我就变成了星星的尘埃??”埃罗尔调侃道。


“你的父亲是春天的树,你的哥哥还是绿叶呢。”布鲁斯道,话刚出口他就发现自己失言了。


“我还有个哥哥?”埃罗尔决定把这些话完全当成疯言疯语,“看这起名方式的相似之处,我假设我和我哥哥的名字一定都是我母亲取的?”


“对。”布鲁斯深吸一口气,痛苦地扶额,他肯定他现在彻底被埃罗尔当成个精神病了,他得设法摆脱。


于是他把脸埋进手掌说:“抱歉,我最近不太好,我妈妈和警长搞上了。有一天我回家比较早,看见他们在客厅里……”其他人还是会更倾向于这样的状况才是令他投身于童话的根本原因。


“噢,这……”心理医生表示相信,“其实史蒂夫警长看起来和她还是很般配的,而且他人品也不坏。不过这确实有点突然。”


埃罗尔也转而开始安慰他:“这没什么,虽然我不太喜欢镇长女士,但是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比如我妈妈就离婚重新找了个丈夫并准备生孩子了嘛。”


“谢谢……”布鲁斯无力地应和着。紧跟着他又道:“可你也不是对这个问题手足无措才答应了我的邀请?”


这回轮到埃罗尔无言以对了。


接下来的话题由华伦蒂开导两位被领养的少年到互诉衷肠,到最后他们彼此都不知道自己今天说了多少话,因为多得已经无法记清楚每一句了。


走出心理咨询室的时候,布鲁斯脑中盘桓的是,自己想在两个星期内就让埃罗尔解开诅咒简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天知道那个本应该负责引导他的匹诺曹去哪了。


第七章传送门:点击进入

——————————————————————

耶,尼格玛出场啦,撒花~

华伦蒂姐姐也出场了,看原著和电影都超喜欢她,浑身散发着母性的温柔光辉,代言人里跟着安德漂泊了三千年真的超超超戳心,所以这边的描写就私心地多一点啦。

以及镇长和警长搞上是真的,不是布鲁斯瞎编的,嗯,算是一笔带过的盾寡,保姆日记里两只可甜了。

Errol的身世出来啦嘿嘿嘿(顺手贴一下瑟兰×王后的这篇点击进入,是这对的背景故事啦。)

小老爷的身世也快出了。

下章安德出场,见证修罗场吧hhhh

评论(2)
热度(9)

© 南野9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