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野95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在拉郎的路上一去不返。
超超超博爱党——
几乎什么都吃,不挑食。
有任何脑洞或者拉郎都请告诉我,只要有意思我就会把它变成粮。

【大鱼海棠】(鹿神×湫)酒水

湫很小时就知道许多大人喜欢去鹿神那里喝酒,喝完了总是高高兴兴又唱又跳的,都说喝酒可以忘忧,喝完酒就极其快活。湫又是一副怎样都玩不够的性子,什么事都爱掺一脚。

那时他比柜台还矮上半个头,于是就戴个斗笠,压低了嗓音跑到鹿神面前讨酒喝。

鹿神垂眸看看他,取来只酒碗,倒了些凉水,递到湫的眼前,话音清冷:“喏,尝尝。”

湫迫不及待地端起酒碗饮尽,皱着眉回味一会儿,半天才道:“这酒的味道怎么同井水味道差不多?”

隔壁桌上的祝融听见了,瞥他一眼打趣道:“鹿神倒的就是水啦,小孩子可不能喝酒。”

“呀,你怎地骗我?”湫气得脸红红,不满地哼哼。

“我可没有骗你,酒就同水一样。”鹿神轻柔地笑。

祝融也附和着:“是呀,酒同水一样。”

湫被耍弄得极不满,遂瞪了祝融一眼道:“瞧我告诉松子哥去!”

“嗨呀,你别去,他今早上的气还没消呢!”祝融便慌了,也没管这事儿到底还是鹿神搞出来的,忙放下酒碗追着湫出去。

鹿神笑着轻摇脑袋,迈着细长的鹿腿把酒碗给收了。

这事过去好多年,祝融仍时不时地挑出来调笑湫,湫又总找着法子令赤松子对祝融犯脾气,祝融便也不敢再提。

虽说没人提起,可湫在心里记下了。

成年礼后的第一天,湫就大摇大摆走进酒馆,十分豪气地往桌上一拍,大声到厅堂里所有人都听得见:“给我来壶酒!”

鹿神淡然地看了这身量抽长的少年,取了酒碗,倒了满满一碗酒,货真价实的酒。

湫快意地一笑,喝了一大口,却被呛地尽数喷出来,咳了半晌才涨着一张红脸道:“你又骗我,这酒这么难喝,怎么同水一样?”

鹿神拭去柜台上四溅的酒水,漫不经心道:“我哪里骗你了,酒可不就同水一样吗?”

湫在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来喝酒了。酒一点都不好喝。什么忘忧,什么快活,都是骗人的。

然而才短短一年,湫就再一次到来了。

“你这儿可有能让人忘记过去的东西?”湫一双眼神采尽失,失魂落魄地问。

鹿神眨了眨眼,回答:“有。”说着就端出一坛孟婆汤。

“吓,你这里还有这东西?”又一熟客见了这幕,问道,“和孟婆什么关系呀?这东西她也敢卖你。”鹿神睨他一眼,并不回应。

“算了,我还是买酒吧。”湫叹息道。

鹿神随即把酒坛抱到柜台上,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要我陪你喝吗?”

“不用了,酒不好喝。”湫盯着酒坛看了许久,猛地掀去封口,拎起坛子就往嘴里倒。

旁边的酒客着实愣了:“湫,你这……喝酒可不是那么喝的。”

“呵,”湫放下酒坛,笑道:“酒和水,总是差不多的东西,不就那么喝嘛。”他又转向鹿神道:“我如今知道,你是没有骗我的。”

湫虽不常喝酒,酒量却是极好,喝光了一坛又一坛,眼神才变得迷蒙起来,他絮絮叨叨地说起椿的事,说起椿和鲲的事,说起他和椿的事,说了许多许多,鹿神只是安静地听着,帮他把空酒坛收拾到一边。

酒醒之后,湫就不大记得醉酒时的事情,只觉得胸中憋闷了多日的愁苦消去大半。如今方知,酒确实可忘忧。

后来,湫死了。

鹿神不知道他怎么死的,只是好端端的一个人,再也消失不见。

有一日,祝融又来喝酒,鹿神拎出一坛酒道:“来,陪我喝酒。”

“你虽卖酒,可从来不喝,怎么……?”祝融顿时来了兴趣,问道。

“你再多问,我可把你常来喝酒的事告诉赤松子。”鹿神已撕了封口,转身去取酒碗。

祝融蔫了,怨道:“你怎么也学湫小子了?”

鹿神倒酒的动作一顿,酒水洒出来一些,他连忙拭去。

那日,鹿神喝醉了,鹿神酒量很差,酒品很好,他只说了一句话就安安静静睡过去。

——“酒就像水一样,多干净。”


---------------------------------------

DuangDuangDuang,随手码了小短篇,剧情台词场景都忘了,全靠脑补,记性太差(逃

食用愉快么么哒~

ps:我好像看到隔壁祝松都开始开车了,我觉得鹿湫大概是自带刹车属性嗯。我觉得鹿湫开了车,我三观会崩裂。

pps:自带刹车大概是因为生殖隔离。

评论(13)
热度(42)

© 南野95 | Powered by LOFTER